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2的文章

法國普羅旺斯「薰衣草的故鄉」

圖片
色彩斑斕的普羅旺斯有……

紫色的熏衣草

藍色的地中海

金色的陽光與向日葵

黃綠相間的鄉間村落和藝術城堡…… 


我是一個忙碌的都市人,我享受著繁華

失去了健康和寧靜

我哈欠連天,沒有胃口,脾氣暴躁,沒精打采

還有輕微的妄想症

突然間,我想逃,遠離這一切

我找到了普羅旺斯

英國作家彼得‧梅爾的《普羅旺斯的一年》



關不住的顏色‧滿出來的幽閒……




每六、七月,就是法國普羅旺斯薰衣草之旅的熱門季節,一大片薰衣草花田,隨著微風吹弗,空氣中滿滿的舒爽,展現最誘人的面貌。

當你抵抗不了它的美,想走近一親芳澤之際,將發現許多的蜜蜂們也縈繞其中,為採蜜而孜孜不倦,其間薰衣草本身獨特的香氛氣息,亦濃濃地刺激著你的嗅覺!


有人說:紫色熏衣草,是愛情的風鈴……


南法的普羅旺斯,在12世紀時,以它的騎士愛情而聞名。

如果旅行是為了擺脫生活的桎梏,普羅旺斯會讓你忘掉一切。

薰衣草迎風綻放,濃艷的色彩裝飾翠綠的山谷,微微辛辣的香味混合著被曬焦的青草芬芳,交織成法國南部最令人難忘的氣息,感覺就像是一個薰衣草的王國。


法國普羅旺斯的天空藍的通透明澈,空氣像新鮮的冰鎮檸檬水沁入肺裡,心底最深處如有清泉流過,直想歌嘯。


每到夏天,一大片紫色的遠方夢幻草田就緩緩在微醺的風中跟旅人招手,紫色薰衣草田和金黃色麥田遍佈山區,綻放熾熱生命的自然景象。


一片漫無邊際的熏衣草,每一陣清風拂過,就見一片淡紫色的波浪,簌簌地從天邊湧過來,又悄無聲息地消解在翠綠的樹叢裏。


當你站在田中央,視野所及都是薰衣草! 空氣中彌漫著薰衣草和普羅旺斯泥土的芳香…啊!這真是世界上最高貴的空氣了!


除了熏衣草,普羅旺斯位居法國東南部,地形豐富多變且終年受到陽光的眷顧,四季繁花似錦、色彩繽紛。


這就是普羅旺斯的塞南克修道院,這裡是彼得梅耶所寫的《山居歲月》的故事背景,據說是全法國最美麗的山谷之一,塞南克修道院就位於這個美麗的山谷裡,為12世紀就已經流傳至今的修道院,這一大片美麗的薰衣草花田,也是院裏的修道士所栽種。


當我走下一條石子路,見到這個美麗的修道院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是薰衣草!一整片美麗的薰衣草田,就這樣在我眼前,伸展開來,好大一片,猶如一張紫色的毯子般,鋪滿了整個修道院前面的院子。那股淡淡的熟悉的薰衣草香,就這樣緩緩地把到訪的人給包圍了起來,在那一剎那,心裡會湧上了一股幸福的感覺。


風起…

繁華只不過是一捧沙

圖片
2001年2月26日,Ven. Tenzin Thutop 和Ven. Tenzin Deshek二個來自尼泊爾和西藏的和尚,在紐約Ackland 的Yager畫廊將「建」一個「藥師佛壇場」,來展現亞洲藝術。


這是2月22號開始的情景


2月26日


2月27日(下面開始繪圖,材料是一種用於西藏醫藥的細沙)


2月28日(佛是萬物的起源,是世界的中心)




越來越多的人來關注他們的創作


3月1日


3月2日


繁華初現


3月4日


這一張可以清楚的看到,細沙如何彙聚成世界


3月5日


接下來這一組圖片,是圍繞在佛周圍的芸芸衆生.


每一種生命都躍然沙上


這個,不知道是否就是人,在佛的眼裏,與其他生靈平等 。


創作工具


3月6日


細緻入微的修圖


佛澤四方


3月7日


你是否看到了繁華背後的脆弱?


3月9日


3月10日


逐步顯現的最後的聖堂


象牙塔下的青蛇


注意寶塔兩端的絲帶因沙線顔色差異造成的立體感,歎爲觀止


3月14日


3月15日


3月16日


延續的人生,膨脹的世界


3月20日, 完成的日子終於到來,輝煌的成就,瑰麗的畫卷,以一種強迫的姿態佔據每一個人的視界和心靈,乃至靈魂


局部


功德呀


成功之後的慶祝


注意看他們在幹什麽


看看,周圍人們的眼神


這下明白了吧!


天哪


塵歸塵,土歸土


及盡繁華,不過一掬細沙


人們從來沒有慶祝過生,但對於消亡,卻總是有隆重的儀式。


一切已成昨日殘夢,只待追憶。


最後的一段旅程
整個過程將近一個月,每日作畫幾小時,展出到6月8 日,然後他們將作品清空,付諸流水。以此象徵生命的瞬間。

他們用的沙子好像是藏醫所用的一種藥物,作畫的過程卻實在是很震撼,雖然有表演的成分,但依舊覺得了不起。尤其是最後的付諸流水,看畫面的時候就覺得生命的短暫易逝,後來看文字介紹,這也是他們的初衷之一。

整個作品是爲了展現生命的短暫易逝,而最後的結果也證明了這一點,引起了我們的思考。但實際上,它的意義遠大與此。

從藝術的角度看,整幅圖畫結構嚴謹,色彩豐富,借助沙粒這種富有層次感和厚重感的媒介,將宗教的意義表現得十分到位。

無論是端坐正中的佛,還是圍繞在佛周圍的神態各異的生靈,還是圍繞在世界周圍那一圈縹緲的氣,都恰到好處的擁有了各自的神采,又和諧的構成了圓滿的世界。

更令人歎服的是,這種獨特的創作手法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