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7的文章

海賊王之我要打十個

圖片

杭州灣海域的跨海大橋

圖片
杭州灣海域的跨海大橋,它北起浙江嘉興海鹽鄭家埭,南至寧波慈溪水路灣,全長36公里,是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比連接巴林與沙特的法赫德國王大橋還長11公里,成為繼美國的龐恰特雷恩湖橋後世界第二長的橋樑。


大橋按雙向六車道高速公路設計,設計時速100公里/小時,設計使用年限100年,總投資約140億元。 2003年11月14日開工,2008年5月1日晚11時58分正式通車。


 大橋本身的經濟效益是吸引投資者看好的重要基礎。據交通流量調查推測,2009年通過大橋的車流量達5.2萬輛,2015年達8萬輛,2027年達9.6萬輛。


杭州灣大橋地圖


大橋總投資預計超過140億人民幣,來自民間的資本佔了總資本的一半,大橋收費年限為30年,收費標準預計為55元/輛。


大橋是中國自行設計、自行管理、自行投資、自行建造的,工程創6項世界或國內之最,用鋼量相當於7個“鳥巢”。可以抵抗12級以上颱風。


大橋在海面​​上有4個轉折點,從空中鳥瞰,平面上呈"S"形蜿蜒跨越杭州灣,線形優美,生動活潑。


從立面上看,大橋也並不是一條水平線,而是上下起伏,在南北航道的通航孔橋處各呈一拱形,使大橋具有了起伏跌宕的立面形狀。


大橋設南、北兩個航道,其中北航道橋為主跨448米的鑽石型雙塔雙索面鋼箱樑斜拉橋,通航標準為3.5萬噸級輪船。


南航道橋為主跨318米的A型單塔雙索面鋼箱樑斜拉橋,通航標準為300​​0噸級輪船。


其餘引橋採用30米至80米不等的預應力混凝土連續箱樑結構。非通航孔分北、中、南引橋3大塊,其中海上部分橋樑長32公里。


在離南岸大約14公里處,有一個面積達1.2萬平方米的海中平台。該平台在施工期間,作為海上作業人員生活基地,海上救援、測量、通信、海事監控平台。


大橋建成後,這一海中平台則是一個海中交通服務的救援平台,同時也是一個絕佳的旅遊休閒觀光台。


整個海中平台以匝道橋連通大橋,距離大橋約有150米左右。


平台上有一高高的觀光塔,既可俯瞰波濤洶湧的大海,飽覽海上風光,也可以一覽大橋雄姿。


大橋建成後,這一海中平台則是一個海中交通服務的救援平台,同時也是一個絕佳的旅遊休閒觀光台。


科研單位將建立一套大橋設計、建設及養護的科學評價體系,把杭州灣跨海大橋建成"數字化大橋"。


整座大橋將設置中央監視系統,平均每公里就有1對監視器,整座大橋上的一舉一動都…

無臂勇士遨遊天際飛向藍天 Touching the sky without arms


圖片
潔西卡。考克斯 Jessica Cox



Jessica was born without arms as a result of a rare congenital disease
Like every child, she did not understand why she had no arms as did the other children
“It was difficult to be different.”
患有罕見的先天性疾病,潔西卡天生就無雙臂。
猶如每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小時候,她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沒有手臂,為什麼自己跟別的孩子不一樣?
「異于常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Regardless of that, she took part in different activities such as gymnastics, dancing and singing, frequently participating in large presentations.
儘管如此,潔西卡積極地參與各種課外活動,如:體操、舞蹈、聲樂等等,還經常參加大型的演出。


When she was young she frequently felt opposed, downtrodden and on the verge of tears resulting from anger due to her lack of arms; given this, she placed all her energy in the practice of sports.
For Jessica, the main challenge of being born without arms was the constant perception of others more than the physical adversity.
小時候,沒有雙臂的她常被人瞧不起、被排擠,經常氣得淚水在眼眶內打滾。因此,她把不滿的情緒和精力都發洩在各種體育項目上。
潔西卡認為人生最大的挑戰不是肢體上的缺陷而是要學習如何面對別人恆久不變的觀念。


“I had the habit of becoming very upset when people look at me walking in 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