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日本怪談:住商混合大樓之怪

作者jasmineapple (席得)
站內marvel
標題[翻譯] 日本怪談:住商混合大樓之怪
時間Sun May 10 08:46:09 2015



雑居ビルの怪

原文連結:http://urban-legend.tsuvasa.com/zakkyobiru

關鍵字:樓梯、大樓

附上一張照片搭配服用


-----------------------------------------------------------------------------

這是距今約14前,我中學2年級那時候的事了。

星期日的時候和朋友共三人,說好一起要去看電影。

朋友們就用A和B來代表。



我住在一個小城鎮上,到有放映電影的城鎮對於我們這群鄉下中學生的我們來說可是個大事件呢!

禮拜六的晚上,在家還抱著雀躍不已心情的時候,B打來了電話。

『拍謝,明天我有小提琴的課程。正好電影結束的時候,課程也在那時差不多結束。

我們在○○町(電影院所在的城鎮名)的車站剪票口處會面吧!』,得到了這樣的內容。

B是一個乖乖牌兒子,一定要去學習小提琴的啊!

本來想說三個人可以去大城鎮很歡樂地看電影der…,現在覺得有點失望。雖說如此但想到在電影後可以3人又很高興的去玩,心情就稍微好一點了,然後那天就早早睡了。



也因為剛才前面提到原因,第二天只有我和A去看了電影。

電影看完了,兩人邊說著「好有趣啊~」邊向著車站的方向走去時,「欸欸,爬上那棟大樓3樓的話,有連接車站的橋喔!」A這麼說道。

因為那裡是個大城鎮,從車站前面至少有兩座以上的百貨公司在3樓附近的高度有作連接的步道橋。



因為還要等待紅綠燈,想著不如走路還好一點,於是就走進了電影院旁邊的大樓中。

那個大樓是有許多小雜貨店在那進駐的住商混合大樓。

我們找到了樓梯之後,就從一樓開始往上爬。



到了3樓後,並沒有可以通達旁邊店的門。

我想一定是這一層做成倉庫還是什麼的…,這個樓梯應該是不讓一般人進入的吧。

我說「果然還是得回到一樓啊,就用一般的方式走過去吧!」說完罷,A說「不要啦!我們再上樓看看。從4樓的店也許就可以進入了,這樣我們就可以再從別的樓梯往下走到3樓,那樣也可以啊!」



但是,到了4樓那裡也沒有門。

然後我們就向5樓前進了。但是那裡也沒有門。

漸漸的我們變了愈來愈逞強,不斷地向樓梯上方爬去。



到了第10樓了嗎?我注意到有一些不尋常的事。

剛才從外面這間大樓時,記得沒有10層樓啊…

但是A說「再往前一點吧!」,很有幹勁的向前進。



我們爬著樓梯,漸漸到了更上層。

差不多到了20樓,奇怪的感覺可不是只有些微而已了。

不知到為什麼樓梯變得很舊,而且變得很陰暗。

有點像電玩遊戲惡靈古堡裡面才會出現的那種長青苔的噁心樓梯。

我在那個時候覺得非常恐怖了,就對A說「欸,我們折回去吧!這絕對有什麼奇怪的,這個地方!」才說完,走在前面的A也沒轉過來,就那樣用背背對著我說「哈哈哈!很奇怪呢!」

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我覺得有一點不高興,「為什麼要笑!我說了要回去!」我語氣變得有點暴躁。

接著A又再一次開口「哈哈哈!很奇怪呢!」。



對於A的言詞我已經怒火中燒了,但是我注意到在樓梯上的A的樣子有點些許奇怪。



樣子身形當然是A沒有錯,但是每一個動作都很奇怪。

雖然的確是爬上樓梯的動作,但有什麼…,像是人作人偶的動作般,有點不協調的移動。

右手、左手、右腳、左腳,像是各自獨立行動一樣,總之就是很奇怪的動作。



我的腳僵住了,就在那裡停下了腳步。

然後A也停下了腳步,然後駝著背轉向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奇怪呢!很奇怪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A的臉,我叫了出來。

跟動作上一樣,A笑的表情也很不協調的樣子。

但沒有眼白,變成像是黑眼珠整個擴張般的黑眼,和上述動作甚麼不協調的比起來,是讓我不禁叫出來的原因。



直接回頭,像是開了最快速度模式奔下樓梯。



在途中曾經腳變得不聽使喚而跌倒,雖然如此還是拼命的逃。

當我再度意識到時,已經看到住商混合大樓的一樓藥局的老闆了。

到底怎樣從樓梯那出來的,已經沒有那時候的記憶了。

還在驚慌中的我,不再回頭向著車站跑去。



到了剪票口,B已經在那邊等著了。

「很久耶!從電影結束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耶!」B很生氣的說道。

但他也注意到A不在,「A怎麼了?」他說道。

但我就這樣在外面,抱著A會從後面用那奇妙的動作追上來般的恐懼感…

總之B催促著我,進入了車站中的速食店。



總之我就向B交代發生的事情。

沒有辦法把來龍去脈好好釐清的關係,B不知道對我說了幾次「再一次詳細的說明。」



一開始B對我是抱著戲弄般的態度,但漸漸表情變得認真起來。

會這麼說是因為B是有些許靈感的人,發生在我們身上不是尋常的事,讓他好像想到了什

麼。



「總之,先到那棟大樓去!」B說。



雖然我說著不要去,B說「總不能讓A獨自留在那裡吧?」

「的確是這樣。A可能被什麼附身了。」我這樣想著,並往那棟大樓走去。



和先前一樣上了同一座樓梯去看,在3樓有CD店的老闆以及可以連通往隔壁的門。

到了4樓一看是一間電子遊藝場,在那裡也可以很自由的進出。

階梯在那裡就沒路了。是一棟4層樓的大樓。

雖然百思不得其解,總之那天就先回家了。

想著也許明天A就會像平常一樣來學校了吧!



到了第二天上課日,A並沒有來。

比我晚到10分鐘的B,陰沉著鐵青色的臉告訴我今天早上夢見奇怪的夢。

那個內容是A在森林中邊哭邊赤腳走著,不停哽咽著「很後悔很後悔」。

「那不是單純的夢」B說。但是「但要怎麼做我也不知道。」B接著說道。



然後經過了數日A還是沒有回來,搜查請求也申請出來了。

我和B也去警察那裡,雖然把那天的事情講給警察先生聽,但是不可思議的部分並沒有講

出來。



然後約在一個月之後,A被發現了。不過也是具遺體了。

但並不是直接向他家人那邊打聽的,令人在意的是為什麼祂是在距離我住的城鎮100公里以上,在鄰縣山中的一座神社院內的側邊,像是乾涸而死亡。不過死亡時間也是過了一個月了。




當時A的死訊帶給我極大悲傷的經驗,不過隨著日子也漸漸沖淡這段記憶。

在這期間幾年有遇到B,「那件事後來演變得怎麼樣了」衍生出了這樣的體驗談。



以上。

之後要再去那間電影院嗎?這麼久了也許這次去看看吧!



當時,還在朋友死去的震驚當中,該說幸運嗎?剛好到了不得不開始準備考試的時期,
「現在必須要專心念書」,為了要忘記而努力念書。其實說起來是一種逃避。



而對於那棟大樓也變得很厭惡,也逐漸的淡忘了。

然而,記憶片段又很曖昧地不時出現,那時A奇怪的樣子清晰的印在在腦海中。



關於A的死亡,最後是從別人那聽來的,實情也不明瞭,但是在鄰縣發現的確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對於向別人打聽詳細情形的動作則是敬而遠之,避免掉這樣的資訊就可以不用知道更詳細的情形了。



在這期間遇到B時,「現在那個夢我還是很清晰的記著」B說道。

對於要再去那間電影院的想法,

我現在人在東京,我想隨著時間,多少那個城鎮樣貌大概也改變了吧!

這次回到家鄉大概,也只有坐著車經過電影院前那樣的程度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