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心靈富有的人


在1946年時,我爸爸已經過世五年,他沒留下什麼錢,兄姊也都已結婚、另組家庭,家裡只剩下媽媽和我們三個小女孩。

記得在復活節的前一個月,教會牧師宣布,
希望大家都將身邊的錢節省下來做特別的奉獻,
去幫助教會中一個貧困的家庭。

所以,回家後,我們三姊妹就商量好,節省家中不必要的開銷;
同時,姊姊也去做臨時清潔工,我和妹妹則做些簡單的手工藝品到街上販售,
盼望能對那不知名的「貧窮家庭」有些許的奉獻。

在那個月之中,我們三姊妹共賺了 70 元,也是我們收入最高的一個月。

復活節的前一天,我們將所賺的許多零錢,換成3張二十元及1張十元的新鈔;
那一夜,我們三姊妹興奮得難以入眠,一直迫不及待地想到教會,去奉獻那「辛苦賺來的70元」。

星期天早上,突然下起大雨,我們沒有帶傘,
所以全身被雨淋得濕透,鞋子也因破洞而積滿了水;
但是我們走了超過一哩路,到達教會後,
很興奮、也很驕傲地奉獻出那「70元」!

當時,我真的感覺到,自己是非常的富足啊!

從教會回家後,媽媽對我們的行為感到高興,
特別買了一打蛋,也炸了薯條給我們吃。

當天傍晚,牧師開著車子到我們家來,給媽媽一個信封袋;
當袋子倒出來時,發現裡面是「3張二十元、1 張十元的新鈔,以及17張一元的鈔票」。

媽媽低著頭,把錢放回信封內。那時,我們三姊妹都沒說話,
只低著頭看著地板,我的眼淚掉落到地板 上--我們才知道,
牧師宣布的貧困的家庭,竟然就是我們家。

我低著頭,看著拆縫過的衣服和磨破的鞋子時,我突然感到好羞愧--我不想再去教會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教會中「最窮的家庭」。

在一星期中,我們家沒有人談論此一話題,
直到週六,媽媽才打破沉默,問我們要如何使用這筆錢?

我們不知道,因我們覺得「自己不是窮人」,不曉得「窮人會如何使用這筆錢」?

然而,我們只知道,我們不想再去教會了,不想去被別人當成窮人看!
可是,媽媽還是強迫我們一定要去。

隔天,星期日,雖然出太陽,可是我們三姊妹徒步走到教會,
一路上都沒說話,心情很壞、很沉重、很冰冷!

那天,教會來了一位宣教士,他說,非洲的教會是用曬乾的土塊建造,
但需要錢「買屋頂」;只要 100 元,就可以為非洲教會鋪蓋一個屋頂。

宣教士在台上對大家說:「我們能不能獻出金錢,來幫助貧窮的非洲人?」

這時,我們一家人相互注視,並露出這星期來的「第一次微笑」。

在奉獻時,媽媽把上星期牧師給我們裝有「87元的信封袋」,
全數投入奉獻袋中。清點奉獻後,牧師宣布:今天奉獻,超過一百元一點點。

宣教士很興奮,因他原本並不期望,會在我們小小的教會,
獲得這麼多的奉獻所以他在講台上大聲地說:「你們教會中,一定有人很富有!」

聽到這句話,我媽和我們三姊姊,都泛著淚光--原來,
我們是這個教會中「最富有的家庭」!

宣教士不是這麼說嗎?從那天起,我和我的家人,都不再是窮人了!

一個人是否「富有」,往往不在於錢財的多寡,而在於心靈是否快樂、飽足?

我們看到大家眼中的有錢人,擁有那麼多東西時,
常會羨慕、嫉妒他;但如果我們想到他的心靈享受那麼少,
又怕被偷、被搶、被綁架,天天提心吊膽時,則又會可憐他了。

所以,每個人都知道,「施比受有福」,當我們將手中擁有的,奉獻給更需要的人時,心中自然歡喜快樂。

就像本文中的三位窮姊妹,當她們將辛苦賺來的錢,
奉獻給教會的「窮人」時,心中的「自我價值感」,
就自然提升;雖然她們「將錢袋倒空」,但內心卻被「愛和喜悅」所填滿啊!

但願我們也能和三姊妹一樣,快樂自豪的說:「我們都是心靈富有的人!」

看看自己是否您也是心靈富有的人?

純淨潔白,充滿愛心,就是富有高尚,您也同意吧?

快樂人生,就是如此
哈﹗哈﹗哈﹗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