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火山熔岩和沸騰的海水

勇敢的攝影師在夏威夷沸騰的海水中 拍攝火山熔岩墜入大海的情景

這是最早冒生命危險拍攝火山熔岩爆發後墜入大海的兩位攝影師。他們是尼克·塞爾韋,28歲,CJ卡勒,35歲。他們兩人冒著110華氏度的酷熱拍攝這些畫面,其間的距離只有幾英尺。他們從夏威夷的基拉依到卡拉帕那,一直追逐著熔岩的流向,一連好幾天在活火山邊露營扎寨,拍攝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圖片。


自然之怒:尼克·塞爾韋,28歲,和CJ卡勒,35歲,冒著水溫110華氏度的酷熱拍攝這些畫面,距離浮動的熱熔岩只有數英尺遠。


反差:延長曝光時間使得以夏威夷傍晚灰色海水為背景的火山熔岩顯得更加燦爛。


恐怖:當塞爾韋和卡勒先生飄浮在110華氏度波濤洶湧的大海上拍攝令人難以置信的圖片時,他們身上只穿游泳短褲和腳蹼。


沸騰的海水:其中一位冒險者在火山熔岩煮沸的海水里,頂著波浪拍攝驚人的圖片。


近在咫尺:攝影師離熾熱的火山熔岩只有幾十英尺遠。


炎熱與潮濕:兩位攝影師使用的相機,有抗海浪的外殼,能保護相機在極端條件下正常工作。

攝影師工作時會隨海浪的翻滾而晃動,海水常常沒過頭頂,因此他們身穿游泳短褲和腳蹼,他們的相機有抗海浪的保護殼。儘管如此,他們的工作並非萬無一失。去年卡勒先生肩背四十磅的相機設備,不慎跌進20英尺的熔岩洞,結果腳踝受重傷。過去還曾有人因為突然的地陷而喪生呢。


美是美,但是很危險:賽爾韋和卡勒先生不鼓勵其他人也去創造這樣的攝影奇蹟。


美景:夏威夷位於太平洋中部的地質「熱點」區,是若干個火山島的總稱。


藝術性:正如薩爾瓦多畫家達利的一幅畫所描繪的那樣:厚厚的熔岩,一層層地覆蓋在岩石上。


隨著火山熔岩瀑布似地流入大海,周邊的海水便出現熱氣騰騰的景象。


岩漿:為了不失時機地捕捉到最佳鏡頭,卡勒和賽爾韋先生在火山邊上安營扎寨了好幾天。


天天如此:目前夏威夷有三座活火山。


勇敢:攝影師帶著相機站在離火山爆發點只有幾百碼的地方。


火山熔岩沿著山坡向下流動。


爆發時的色彩:在活火山的周圍生活是夏威夷土著文化的常態。


色彩斑斕:自然界最奇特的現象之一是其多種多樣的色彩:灰色,藍色和紅色,


以及橙色和紫色。

來自夏威夷的卡勒先生說:「我們在全世界拍攝照片,但我們的火山照片都是在這個島上拍攝的,因為這裡太壯觀了。我們天天都是在火山邊生活,有時半夜就出發,以便第二天早晨太陽升起時趕到那裡,或者白天步行到那裡,晚上在那裡過夜。我們使用衝浪防護設備,以使我們的相機能在滾熱的水下工作。我們所處的環境是110華氏度,沸騰的火山熔岩離我們只要20英尺遠。」

我們有很多樂趣,但又非常危險,我不鼓勵任何人單獨去嘗試。 「我曾經掉進過熔岩洞,腳踝受重傷。爬出來後,我不得不把腳和腿綁在一起,背著三腳架和相機,在崎嶇的山地裡艱難地徒步行走了兩英里。」不是年年都有很多人死亡;造成死亡的原因是人群擁擠,結果地塊壓塌,掉進了大海。


兇猛:隨著熔岩蜿蜒流入大海,巨大的蒸汽雲霧佈滿了天空。


雷霆萬鈞:火山噴發造成岩石猛力爆炸,塵埃飛上天空。


蜿蜒的火山熔岩流入海洋。


千鈞一發:為了拍攝夏威夷島上火山爆發的特寫鏡頭,每年都有人因此而喪生。


令人驚嘆:熔岩特寫,令人印象深刻。


就在攝影師站立位置不遠處,一陣爆炸騰空而起。


嘆為觀止:火山爆發推動熱氣升空,傍晚時分構成美麗的彩虹橋。

卡勒先生和來自華盛頓的塞爾韋先生,是世界上很特殊的兩位攝影師,他們以宏偉和獨特的視角拍攝火山爆發的照片。

卡勒補充說:「這是不平凡的經歷,我們感到很幸運,現在我們能夠把攝影技術變成我們賴以為生的職業。」

這個觀點真是與眾不同,非常獨特。

「我寧願不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了。」


危險:火山熔岩在空中飛舞。


烈火熊熊:增加曝光時間後拍攝的火山熔岩爆炸的畫面。


火花燦爛,引人入勝:火山爆發時,火焰從水下噴射出來。


火星上有生命嗎?熔岩蜿蜒流動的景象十分壯觀,不禁讓人遐想:也許這是某個遙遠星體的圖像吧。


距離太近:一隻拖鞋碰到火山熔岩便立即著火,由此提醒攝影師在攝影時要注意這樣的危險。


噴湧的火焰:火山熔岩的連續爆炸形成騰空而起的煙霧。


火山熔岩流動成河:數千萬加侖的紅色火山熔岩如瀑布似地沿山坡向下流動,形成一幅驚心動魄的美麗圖景。


暗淡:火熱的熔岩墜入大海時,層層煙霧裊裊升起。

夏威夷是位於太平洋中部地質「熱點」區裡的若干火山島群的總稱。主要島嶼有八個,其中六個島對遊客開放。夏威夷,有時也稱「大島」,是群島中最大的島嶼,是莫納克亞山和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所在地,該公園包括當今地球上兩座最大的和最活躍的火山,即冒納羅亞火山與基拉依火山。目前夏威夷有三座活火山。冒納羅亞火山最近一次爆發的時間是1984年,而基拉依火山自1983年爆發以來一直沒有停頓。羅希火山位於夏威夷大島南部海域的水下,自1996年爆發以來也一直沒有停歇。大約250000年後這座火山有可能露出水面,成為夏威夷島鏈中的第九個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

全球最嚇人9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