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魚的權力遊戲

【洪蘭(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2005/08/20 聯合報.副刊】

一個昔日的同事最近當上了官,我們在喜宴上碰到他時,他趾高氣昂,不可一世,跟過去鞠躬哈腰、言必稱「前輩」的態度完全不同。幾個LKK見了不習慣,不免私底下大罵,只有我沒有生氣,他們問我為什麼修養這麼好?我說不是修養好,是他還沒有脫離動物本性,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有一句話說的好:「權力是男性的春藥」,有權有勢的動物本來就是這樣,難道我們要去跟動物生氣?

在非洲的湖裡有一種魚,牠的雄魚可分為有領域的和無領域的兩類,有領域的魚在湖底泥沼中有一塊地盤,可以引誘雌魚來產卵交配,因為牠是有產階級、高人一等,因此身上有鮮豔的顏色,眼旁有黑色的眼線,身上有黑色的條紋,動作都很誇張,像人的趾高氣昂一樣,在牠地盤中游進游出、勾引異性不可一世;相反的,那些沒有地盤的雄魚,身上的顏色就褪到跟背景的保護色一樣,毫不起眼,連潛入別人的領域去偷交配都不敢,跟我們說「人窮志短」一樣,垂頭喪氣的躲在一邊冷眼旁觀。研究者發現有領域的雄魚大腦中分泌性荷爾蒙的神經元是無領域者的八倍大,睪丸也大很多;但是如果把有領域性的和無領域性的魚對調身分,牠們的行為立刻改變:無領域的雄魚一旦有一塊地方可以宣稱是牠的地盤時,立時搖身一變,行為與大腦立刻不同,真正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大腦中分泌性荷爾蒙的神經元在不到一週內就脹到原來的八倍大,身上現出條紋,牠就擺出架勢準備去勾引雌魚了。牠的睪丸要馬上變大的原因是要盡快享受新的權力和利益,所以我們看到新拿到政權者往往吃相難看,因為好不容易拿到了,怎麼不盡量享受一番、哪裡還顧得到形象呢?相對的,那個好端端被實驗者抽離地盤的雄魚,牠的睪丸和分泌性荷爾蒙的神經元開始萎縮,但是它要二到三個禮拜才縮到跟其他無領域的一樣。這縮小期間比漲大期間長的原因是牠不死心要看看是否還有「王子復仇記」的可能性,如果有,睪丸在還未縮得太小之前,仍可以交配;但是三個禮拜後還未收復失土,那就沒希望了,於是把睪丸縮到很小以節省體力,等待機會東山再起。

看到魚類如此,就了解這種行為其實是動物本性,但是教育的目的是使人超越動物本性,所以人有禮教而動物沒有,因此不值得生氣。只是大自然是很公平的,天道循環,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現在有的以後不見得能長久持有,現在沒有的也不見得永遠不可得,所以古人才會教導我們「得意勿忘形,失意勿快口。」人既然比動物高明,就要想到自然界盈虧之理,要為下台作準備。地球的生態是表面上看似平靜,但底下一直在角力,暗濤洶湧,而且是彼消我長、互有盈虧。人在六百萬年前與猴子分了家,開始演化成最高等的動物,只可惜外表形狀改了,內在還有很多地方沒有超越我們的遠親,也更讓我們看到教育的重要性,要做到禮儀之邦必須要靠教育,能夠超越動物本性才有希望。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

全球最嚇人9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