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狀 因為你是我同學

吳藥師(20050724)浮世繪

念國中時,班導是數學名師,我在他眼中是班上的恥辱與害群之馬,而我只是數學奇差無比,但光是這點就讓我度過痛苦不堪的一年。

班導經常會諷刺與羞辱同學,我是排行第一名,在那個威權與聯考年代,導師是極具權威性的,猶如手握兩刃劍,助人與傷人,均在一念之間,學生常在心靈上遭受不當對待,但懼於形勢與自顧不暇,即使同班作同學久了,也無法發展出一個班級應有的情誼與氣氛。

我自小除體弱多病,個性膽怯,那時去上學,就像駕駛飛機去執行轟炸任務般凝重,但每日在煙霧彌漫瓦礫殘骸中,我發現有一個人很特別——廖期樂。
他原本就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學業特好,反正不是考上建中就是台中一中,而他卻很親切,又富正義感,雖無法正面阻止班導帶來的災難,卻常私下關懷與幫助其他同學,完全沒有一點明星學生的架子。

有一次班導主持的說話課,預定要輪到我上台報告十五分鐘,我根本不知如何準備,還好在三天前,廖期樂拿了他自己的一本課外讀物來找我,好像是象形文字之類的,並引導我進入某章節,享受與神遊古人的智慧與趣味,他讓我有材料去過說話課那關,免於在大家面前又被羞辱的結果,他只有一個單純的出發點——「因為你是我同學 」。

後來,我考運奇佳,聯考吊台中二中車尾,但因家境緣故,放棄升學,選擇鎮上一所名譽極差的高工就讀,這舉動讓許多國三同學非常不屑,到了不承認我曾與他們同班的地步。但是,廖期樂還是一樣認我這個同學,有時放假還會去那名譽極差的高工找我玩。

其實我跟他並沒有很熟,他卻讓我在那段日子裡,感受到人性的光明與溫暖,珍藏心中至今。二十幾年後,從網路上找到他,電話一接通,我報上自己的姓名,問他還記得嗎?他回:「那是我國三的同學啊!」我感動莫名,眼眶瞬間模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