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紅河元陽令人心醉的哈尼梯田

此刻,站在紅河南岸,你看到的正是這樣的情景.... 
整座山整座山的梯田,層層疊疊數百級乃至上千級,精緻,恢弘,仿佛一道道天梯從山頂垂掛下來直抵山腳。每一層都是一道細碎精巧的漣漪,每一疊都是一片清淨如鱗的波紋。當天光飄蕩在層層水波之上,金色的碎片綴滿山體,滿山流光溢彩。哀牢山顯然不是一座名山,但它絕對是一座特別的山。 









在紅河南岸的哀牢山中,哈尼人的梯田隆重如古戰場。遠遠望去,一層層梯田不停息地漫向四野,朝著天際跋涉。它的形象莽然巨大,佔據天地,卻寧靜安詳,無聲無息,精緻到絕美,那磅礡大氣與細膩爽潔的點線相諧,堪稱真正的世界奇蹟。







一千多年來,幾乎很少有漢文文獻記錄下發生在這座山中的一切。在讓人難以盡收眼底的蒼涼遠山,哈尼人用短柄鋤頭———用最簡約的工具,開始了最初的墾鑿。當然,當奇蹟最後呈現在天地之間時,已經有若干個世紀甚至千年過去了。 這是一個幾乎與長城同歲的工程。 









一種莽然浩壯、整體集結的勞作方式,由於它的經年不息、綿延不絕、過於地漫長,以至於它顯示出一種悲壯的殘酷:沒有人知道開墾者的名字。沒有人去記憶它驚神泣鬼的細節。 



如同長城,沒有人知道築造者的名字———肉體輕而易舉地湮滅了。在灰飛煙滅的肉體上,橫陳著人類的奇蹟。 依山蜿蜒的梯田,綿延不絕,大則數畝之廣,小則桌面之狹,錯落有致,佔據山體的每一道縫隙---哈尼人在開墾梯田方面擁有令人叫絕的想像力。 


其隨山勢回環地形變化,因地制宜,坡緩坡大則開墾大田,坡陡坡小則開墾小田,甚至溝邊坎下石隙之中,無不奮力開田,所以梯田大有數畝、十數畝,小則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百上千畝!在元陽縣一個名叫老虎嘴的地方,一山梯田竟有1700多畝!那磅礡奔湧的氣勢,仿佛一曲天地大交響。 









依照哈尼人的勤勞與聰慧,他們應當建造出城市,但沒有。一千多年來,哈尼族沒有形成自己的城市,他們的生存以村寨為單位。這是由地理條件決定的———紅河南岸的哀牢半山腰沒有哪怕一塊足以展開來成為城市的開闊地。所以可以這樣說:哈尼人把別的民族建造城市的精力和夢想,都用來建築梯田了。 









哈尼族的梯田很美~

以山為梯,天地就是他們的大樓。


雲南紅河元陽令人心醉的哈尼梯田





春耕時節

















精緻絕美,真正的世界奇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

全球最嚇人9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