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面子 不必衣錦才還鄉

洪蘭 005.03.23  中國時報 家庭親子

天理是公平的,孩子小的時候,多花時間念書給他聽,陪他玩,教他做人的道理,長大後,就不必花太多時間管他,就像種樹一樣,樹小的時候最重要。

有一天我坐計程車去松山機場,司機是個非常年輕的孩子,很熟練的在早上上班的車陣中穿梭,煞車踩得輕巧令你感受不到,我忍不住誇獎他,他靦腆笑一下說:「不瞞您說,我以前是玩寶傑特的!」我:「哦?」一聲,二十年的國外生活使我不敢追問別人的隱私,他倒是看出來了,自己說:「逃家的,現在正在找回家的路!」到了機場,我給他二百元,叫他不要找,他說:「謝了,衣錦才能還鄉。」

在異鄉,衣錦才能還鄉?

這幾個字深深刺進我的心裡,在異鄉,多少個寒冷的雪夜,別人都躲進溫暖的被窩中了,只有我們留學生還在圖書館苦讀,因為「衣錦才能還鄉」!但是真的是這樣嗎?自己做了父母才發現雖然希望孩子成材,但是有孩子在膝下承歡,遠比一張冷冰冰的文憑好,尤其越老越是希望有孩子在身邊,也明瞭當年那種想法是虛榮心作祟,親子的溝通不良,使孩子誤以為沒有念出頭就無顏見江東父老,不敢回家。

我以前也有這想法,家書都是報喜不報憂。所以許多留學生都是早早的結了婚,找個伴來相濡以沫,因為每個人都需要個家。

有家歸不得,是天下最不幸的事

中國留學生都將房子(house)和家(home)混著用,這兩個字在物質層面上雖然相同,在心理層面上卻大不同,房子是遮風避雨的地方,家卻是靈魂的歸處,如果真的要了解一個人,就去他的家看一看,這比交往多少年還有用。

人格的成長最重要的就是小時候的家庭教育。自己年紀大後,發現天下最不幸的人是有家歸不得的人,而不是衣食不周的人。家原是隔絕外界風暴最安全的地方,如果家不幸正是風暴的所在,那麼這個孩子就變成天下最可憐的人。

我去美國念書時,正值越戰打得最凶的時候,學生反戰、反威權、反傳統,開始有男女同住一層樓(co-ed)、開放式婚姻等等,有一位老師很不贊成開放式婚姻,他一直認為一個人如果回到家不能放輕鬆,要應付你的、我的、我們的孩子各種糾纏不清的人際關係時,這個家庭氣氛不會融洽,孩子會往外逃。

放下面子,回家路就在不遠處

他說,天理是公平的,孩子小的時候,多花時間念書給他聽,陪他玩,教他做人的道理,長大後,就不必花太多時間管他,就像種樹一樣,樹小的時候最重要,不能長歪,長大後只要颱風來時,加個支撐的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小的時候沒有照顧好,長歪了,長大要矯正得用鐵絲綁,而且綁太緊樹枝會折斷,非得一點一點的扶正才可以。所花的心力比小時候多十倍還不見得有效果。

今天碰到這個逃家的孩子猛然想起老師的話,過了三十年,他是對的,孩子小的時候自己忙著賺錢的朋友,現在都在用當時賺的錢討好他的小孩。其實親子溝通並沒有那麼難,只要帶著他一起過日子,將來兩個人就會有共同的回憶,就有共同的話題。

回家的路其實不必找,只要放下面子,它就浮現出來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