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德州撲克賭局黑幕:賭神眼鏡看牌是真的!連荷官都是鬼...



不受場地限制,隨身攜帶就可知道對方牌點數,一款號稱“德州撲克監控”的賭博作弊器材公然在網上兜售,售價高達六千餘元RMB。魚龍混雜的德州撲克圈子裡,一邊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德州撲克俱樂部,一邊是警方的十面埋伏,遊戲競技和出千賭博如何能夠分清?昨日,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了海淀公安分局治安支隊民警,用警方破獲的各類針對德州撲克的涉賭案件,還原出一個德州撲克賭局的真實地下江湖。

探訪

網售德州撲克監控名為遊戲暗藏賭局

「不用提前安裝,儀器隨身攜帶,不受場地限制,任他人怎樣倒洗和過牌,只需0.03秒即可準確無誤知道每家的牌」。昨日,有市民向本報記者反映,一款被稱為「德州撲克監控」的賭博作弊工具公然在網絡上進行銷售。

按照市民的指引,北青報記者在百度中輸入「德州撲克監控」作為關鍵詞,相關搜索結果竟然達到148萬條。根據一家網站的資料,北青報記者聯繫上了一家位於北京丰台的商家。這位商家在網上公然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QQ號和公司地址,他告訴記者,他們所售賣的德州撲克監控就是使用類似監控器材一樣的設備,能夠實時看清對方手中的牌。「和小區監控一個原理,只是比監控小多了,藏在賭局上根本沒人看得出來。」這位賣家說,監控分為兩個型號,一種需要兩人配合的監控售價為4000元RMB,而另外一種只需要一人就可操作、自動報牌點數的監控售價則為6000元RMB。

記者從海淀警方了解到,截至目前警方已打擊過多起利用德州撲克開設賭局的案件。根據辦案民警的經驗來看,德州撲克涉賭案件存在著「現金局」和「俱樂部」兩種不同的賭博形式。所謂「現金局」,就是在非常小的圈子內組織的賭局,參與者也都只有熟人才能進行。這類形式的賭局賭資很高,能夠達到百萬元級別。而以「俱樂部」形式組織的賭局,則多打著德州撲克俱樂部的幌子,以組織打比賽的形式進行賭博。

案情

18人組織現金局藏身高檔寫字樓

2014年11月13日凌晨4時許,西三環一處寫字樓,幾名男子從一家公司裡走出,樓道裡蹲守已久的偵查員立即撲上前去,將這夥人悉數控制。

早在2014年10月中旬,香山派出所就接群眾舉報,在這處寫字樓裡有人聚眾賭博而且賭資巨大。民警發現,該大廈內的二層一房屋十分可疑,這間房屋門窗緊閉,房屋周圍和二層樓道裝滿監控攝像頭,共有十多個。二層樓道內有四個安全出口。經過多日偵查,民警發現這是一個利用德州撲克組織「現金局」賭博的窩點。

當日凌晨,蹲守已久的偵查員發現二層賭博窩點一出口處有人員出入。民警迅速開展抓捕行動,一舉抓獲涉賭人員18人,其中設局人員8人,參賭人員10人,當場繳獲賭資一百多萬元、大量籌碼和多本涉賭賬簿。

犯罪嫌疑人吳某、翟某等18人對利用德州撲克聚眾賭博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吳某交代,他們都是生意上的朋友,他在大家「聚會」時開設賭局,租用翟某公司的一間房作為賭博場所。翟某交代,賭局已經開設一段時間,因設在公司內部,平常很少有人能進入。他們之間分工明確,有人負責換籌碼、記賬,有人負責發牌,還有人負責看監控望風、做飯。

採用德州撲克「現金局」形式賭局的人群,都是非常小的圈子,一般都需要熟人介紹,而且參與賭局的人也必須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一般的陌生人是無法加入這個賭局的。在這種形式的賭局中,莊家被稱為「局頭」。「局頭」一般採用「把抽」的形式獲利,也就是說,每一把開局前,根據參與者下的賭注,「局頭」要抽取少則數百多則數千的費用。「局頭」作為賭博的組織者,會僱傭專門的發牌手、洗牌手。組織者一般都會使用監控探頭、安裝門禁等形式,實時對賭場外的情況進行監控,以躲避公安機關的打擊。

因為參與「現金局」的賭博者,都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一次賭局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賭資。所以在「現金局」的選址上,「局頭」一般都會選擇環境非常高檔奢華的地點,「他們一般喜歡租賃高檔的公寓,這種地方私密性好,而且各種設施也完善。」民警說,「還有的組織者為了躲避打擊,租用寫字樓甚至是在一家公司裡租用會議室,讓前來參與賭局的人放心。」

此外,在現金局上,除了個別土豪會攜帶大量現金外,現在不少“局頭”都是提供記賬服務,利用POS機刷卡支付巨額的賭資。

解密

俱樂部聚賭多以籌碼換現金

民警告訴記者,就在春節前,他們打掉了一家位於朝陽區的涉賭德州撲克俱樂部。這傢俱樂部打著德州撲克俱樂部搞比賽的幌子,實質上採用現金換籌碼形式開設賭場。這起案件涉賭金額高達數百萬元RMB,抓獲了107名嫌疑人。

這家名為「黃金魚」的俱樂部以組織德州撲克比賽方式為掩護,採用現金換籌碼形式開設賭場,組織大量社會人員進行賭博。俱樂部內參賭人員採用會員制,客人入會後先選擇參與的「比賽」,通過現金或刷卡來購買籌碼上桌,俱樂部按照每手一定的比例進行抽頭。該俱樂部每天的資金流動就有幾十萬元RMB,近兩個月以來發生的賭資轉賬多達100餘筆,涉及金額高達幾百萬元RMB。

民警告訴記者,這類以德州撲克俱樂部為形式的賭局,也能分為兩種形式,一種是採用打比賽的形式進行,參與者在繳納了數百元的報名費後,俱樂部設置獎池,根據最終的積分排名贏取獎金或實物獎勵,實物獎勵的範圍包括旅行機票、ipad數碼產品等多種形式。

此外,德州撲克俱樂部賭博的另外一種形式就是採用積分制的辦法,舉例來說,原本200元RMB的積分,俱樂部會收取220元RMB的現金。玩家在贏取一定的積分後,會有人再以九折的價格收購積分,為了逃避警方的打擊,這些收購者都會自稱並非俱樂部的工作人員,但實際上在警方偵破的案件中,他們都是俱樂部僱傭的人員。而且高價售賣積分後再打折現金回收積分,俱樂部可以兩頭盈利。

黑幕

德州撲克賭局貓膩老千不少

在不少愛好者看來,這種遊戲靠的是玩家對撲克概率的計算和心理分析,是一種腦力遊戲。但民警告訴記者,在實際的辦案中,他們發現不少開設德州撲克賭局的組織者,也都和其他賭博一樣,存在「老千」的情況。

在德州撲克賭局中,有的賭局的組織者會僱傭專門的發牌洗牌手,他們通過在撲克上做標記,使用特殊的眼鏡識別撲克牌的內容,這種發牌洗牌手在圈子裡被稱為「鬼手」。在組織玩家賭博時,組織者可以第一次通過鬼手先故意輸上幾千塊錢,當玩家嚐到甜頭深陷賭局之後,幾萬甚至幾十萬便會被設局者贏走。不少開設賭局的組織者還會專門聘請追債的人,一旦欠下他們的賭金,這幫人便會凶相畢露不擇手段地討要賭債。

民警表示,由於玩德州撲克的人群大多是白領、海歸和公司管理層人士,雖然在腦力比拼上確實比一般人有優勢,所以對德州撲克會比較偏愛。但這類群體在面對這類別有用心之人的設局、追債上,卻很難有很好的應對辦法。

曾經有一位在海淀開設IT公司的私企老總家境殷實,因為深陷德州撲克賭局輸掉了幾乎全部家當,還欠下了300餘萬RMB的巨額賭資,面對昔日「牌友」雇來的追債人,他終日東躲西藏,連自己的公司都不敢再回去打理。

讓民警最為惋惜的,是一個北京某知名大學的研究生,因為家庭條件優越,酷愛參與德州撲克賭博,結果在臨近畢業的那年,因為賭博被民警抓獲處以治安拘留,結果也因此丟掉了學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

全球最嚇人9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