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日本怪談:夢鬼

作者 saturnshu (一尾雜魚所向披靡)
標題 [翻譯] 日本怪談:夢鬼
時間 Wed Mar 16 12:58:20 2016


原文網址:夢鬼①


夢鬼(1)

「吶──,你們知道夢鬼嗎?」

全部的故事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那時候我還是小學五年級生。充滿活力,普通的男孩子。

像往常一般,在放學後的教室和感情好的朋友們聊天。
朋友的名稱就叫A、B、C、D、E、F。

A、B、C和我四個人是男生。
D、E、F三個人是女生。
我們七個人總是玩在一起。

說著言不及義的廢話,D突然間開口說:「吶──,你們知道夢鬼嗎?」

那一瞬間,眾人的笑容都消失了。

「夢鬼……是指那個恐怖故事對吧?」

「大家都知道喔。小時候作了壞事的時候,媽媽常常生氣地說夢鬼要來了喔來嚇我。」

「嗯嗯,我家也是這樣。」

夢鬼……所謂的夢鬼是在我們家鄉流傳的恐怖故事。不過實際情形什麼也不知道。

只是聽說在夢裡會有恐怖的鬼跑出來的這件事情。
就算只有這樣,小時候還是覺得很可怕。

「夢鬼怎麼了嗎?」

E詢問D。
不,就算E不問的話我大概也會問。
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夢鬼對我們小孩來說只有恐怖而已。

就算在說恐怖故事的時候,也不會把夢鬼這個詞說出來。

光是說出夢鬼兩個字父母親就會生氣。
像是小孩子不准說的話一樣。

所以對於D為何突然提到夢鬼的事情感到很在意。

「我知道夢鬼的真面目是什麼了。」

D得意地說,在眾人面前拿出一張紙和一張照片。
那張紙和照片非常的破舊,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最近的東西。

「那張紙怎麼了嗎?」A理所當然地向D詢問。

「這是記載關於夢鬼事跡的紙。之前去圖書館的時候,看到它夾在書裡面,和這張照片一起
。」

D是在圖書館找到那張紙和照片的樣子。
我們家鄉的區域大抵可以分成三個區塊。

在三個區塊的中心地帶就有那麼一間圖書館。
也只有那麼一間圖書館。
所以,大家都是在這裡借書。

D因為喜歡讀書所以時常會上那間圖書館去。

然後D指著那張紙,開始說明。

「首先,所謂的夢鬼就是指在夢中玩捉迷藏。(鬼抓人,日文:鬼ごっこ)
鬼一開始就在夢裡頭了,大家努力逃跑不要讓鬼抓到。
被抓到的人接下來就要當鬼。
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為止。」

大家不期然地噴笑。

「在夢裡面大家玩捉迷藏?」

「隨便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夢境只有一個人能看得見嘛。」

和預想實在差得太遠,大家忍不住哄堂大笑。

夢鬼的真相居然只是捉迷藏啊。
為什麼至今為止要對那種東西心懷恐懼呢……
總覺得像是笨蛋一樣啊。

「既然這樣說那就實際玩玩看啊。」D有點生氣地說著。

「就算想玩,要怎麼玩啊?大家又不可能夢到同一個夢。」B插話道。

擺出一副閒話休提的模樣,D繼續說明:「好好把話聽到最後嘛。好好按照規則來的話就可
以作得到啊。你看,這紙上不是也寫了嗎?」

邊說邊開始讀起紙上記述的規則……
  1. 決定想要進行捉迷藏的地點。
  2. 準備能夠標示捉迷藏地點的東西。(比方寫上地址的東西,照片也沒有關係,可以具體表示出地點就可以了。)
  3. 將那個標示物發給所有參加者。
  4. 在裏側寫上自己的名字。(用不會簡單被擦掉的東西來寫。自己的名字一定要自己來寫才行。)
  5. 深夜12點的時候把它放在枕頭底下墊著。
    一邊唸「夢鬼先生、夢鬼先生,請和我玩捉迷藏。」一邊把眼睛閉上。
上頭寫的就只有這些。

「嘿──意外地簡單呢,我還以為會更困難一點的說。」C興致盎然地插嘴。

「對呀,很簡單吧?這樣看來我們也可以作得到啊,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大家玩玩看嘛!」
D笑著說。

「不過啊,大家都要玩對吧?不是會有中途覺得太可怕而不玩的人嗎?睡覺時大家都在自己
的家裡,如果要玩的話大家不一起玩就不有趣了啊。」A作出一副「我才不怕勒」的語氣說
著。

「所以我就想到了。」D回答道:「下禮拜學校不是有合宿的活動嗎?就在那天一起玩吧
。大家都在,也就不會有人臨陣脫逃了。這樣就沒有意見了吧?」

是的,我們的小學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舉辦合宿的活動。
大家一起做飯、一起玩耍、晚上在操場舉辦營火晚會。
是升上五年級後最期待的活動之一。

「這樣的話就沒有意見了。好吧,大家一起來玩,很有趣的樣子。」

大家初次一起度過的夜晚,在那一夜進行夢鬼,光這樣就令人期待不已。

「那就決定了喔。地點的話在這間學校就可以了吧,反正這張照片上拍的也是學校。等我拍
完照片再分別洗給大家喔。」D笑著,自願擔當事前準備。

這時迄今為止都沒說話的F突然開口:「這張照片拍的是隔壁鎮的中學對吧?因為我有看過
。」

對啊,確實是隔壁鎮的中學。我也看過那間中學好幾次,所以錯不了。翻到那張照片的背面
一看……

「啊,有寫名字。」

那張照片的背面確實寫上了名字。
這麼說這張紙和照片的主人,以前也玩過夢鬼啊。

「這真是讓人期待啊,當天大家都要來喔!然後D,不要讓父母發現照片的事情喔。」A微笑
著對D說。

「我知道啦,搞不好我父母也知道夢鬼的真面目是什麼呢。安啦,我會小心不被發現的。」
D自信滿滿地回答。

那之後,我們就殷殷期盼合宿的那天能早點到來。

因為大家都在同一個班級,睡覺的地方也都一起。
或許有人覺得男生和女生一起睡不太妥當,那都還是小學生,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啦。

然後到了就寢時間,12點前我們大家都乖乖躺著,靜靜聚集在D的被子旁邊。

我們七個人按照D所說的,將自己的名字用油性麥克筆寫在照片背面。然後放在自己的枕頭
下墊著。

接著到了12點。

這時我還對即將發生的真正的恐怖一點也不知情,懷抱著單純的好奇心。

眾人一起唸出了那句話。

「夢鬼先生、夢鬼先生,請和我玩捉迷藏。」

大家唸著,闔上了眼。

終於夢鬼就要開始了。



夢鬼(2)

「這是哪裡?又冷又暗……啊!」

噗嘰……

我不小心一腳踩進了什麼東西裡。
那是個日式的馬桶。

「嗚哇──好髒──倒楣透了。總之先從這裡出去吧。」

我打開廁所的門,走到外頭。眼前看見一條走廊。
廁所的門板上寫著男生廁所。
我見過這景色,這是我們的學校。
看來我們的夢鬼遊戲成功了。
不過怎麼回事?燈未免也太暗,而且也太過安靜。
夜晚的學校有這麼黑、這麼安靜嗎……
話說回來大家都到哪去了?
我一邊想著,一邊在夜晚的學校中前進。

嘎吱、嘎吱。

這時候,樓梯上傳來有人的腳步聲。

「誰、是誰!」

我害怕地叫出聲。

「太好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原來是E啊。

我:「有碰到其他的人嗎?」

E:「沒有,第一個遇到的是○○(我的名字)。這真的是在夢裡頭嗎……感覺好恐怖啊……


我:「說是作夢,不過感覺好真實呢……是說這和平常的學校氣氛也太不一樣了。對了,你
一開始是在哪裡?我是從那邊的男生廁所出現的。」

E:「我是從二樓的走廊開始的。然後走下樓梯就看見○○你了。」

看來大家開始的時候都是四處分散的。
這麼說其他人應該也在別的地方才對。

我:「首先先去找大家吧。然後說不定會有鬼在,安靜一點喔。」

E:「嗯,我知道了。不過○○,你剛剛發出好大的聲音呢。」

我:「……」

算了,從現在開始保持安靜。
說不定有誰會注意到剛才的聲音呢。

我和E安靜地前進。
內心惶惶不安,沒想到我們真的在玩那個夢鬼遊戲。

老實講,好可怕……現在說也遲了,但真的好後悔。
不過一旁的E應該比我更害怕,身為男生的我不振作點不行……

「吶,現在是誰在當鬼啊?他們說鬼一開始就在了,所以不是我們其中任何人對吧?」E在
我耳朵旁邊小聲地說。

我:「是啊,大概吧。一開始的鬼不是我們的人當的……真不想被一開始的鬼抓到呢……不
認識的人,總覺得有點……」

E:「我也是!絕對不要當第一個被抓到的。」

兩人下了決心,在幽暗的學校裡前進。
走了一會兒,便看見玄關。
『可以到外頭去嗎……』我一邊想,一邊試著去開門。

我:「不行,打不開……這裡也不行……那窗戶呢?」

玄關的大門,走廊的窗戶,試了一遍全都打不開。

鏘!鏘!

試著用旁邊的滅火器敲打,也是紋風不動……
想說反正是作夢敲破了也無所謂,但還是打不破……

我:「不行,打不開,敲不破……我們……好像被關在這裡頭了……」

聽我這樣講,E突然就哭了。
E好像一開始就沒有什麼興趣,硬是被逼著要參加的。

我:「放心啦,捉迷藏結束後就可以出去了,所以要堅持到最後喔。」

E:「說得也是呢,只不過捉迷藏而已呢。反正只是在作夢,哭個什麼勁啊我。」

太好了,停止哭泣了。對呀,這不過是夢而已。
就算捉迷藏沒有結果,一睡醒就會自然結束的夢,一點也沒什麼值得害怕的。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聽見遠處的走廊傳來的腳步聲。

漸漸朝這裡接近……

而且是用跑步的……

誰?來的傢伙是誰?
不過,也有可能來的人是鬼啊……

糟了,剛剛試著打破玻璃時,發出了好大的聲音。
到現在才警覺到自己的失策。

我:「E,總之先躲起來吧。來的說不定是其他夥伴的其中之一,但也有可能是鬼,看清樣
貌以後再出聲搭話吧。」

E:「嗯,知道了。」

我和E一起躲進玄關放清掃用具的櫃子裡頭。
從櫃子的縫隙可以稍微看見玄關的狀況。
玄關因為有月光的關係,比其他地方明亮許多。
也容易看到來者的樣貌。

嘎吱、嘎吱。

這附近有人在。
而且馬上就要來到這個地方。

嘎吱、嘎吱。

看見人影了!

!!!!!

莫名有種想喊叫出聲的衝動,我用手拚命捂住自己的嘴巴。
E也和我做了相同的動作。

嘎吱、嘎吱。

來到附近了。
那傢伙不是我們夥伴的任何一人。
不,那甚至不能稱之為人……
輪廓雖然是人的姿態,但全身一片漆黑。
假使是在走廊搞不好就看不見了……
因為有月光的關係才能看得清楚姿態。

嘎吱、嘎吱。

那傢伙又更靠近了一些。
然後在我們躲藏的櫃子前停下。
雖然看到了它的眼睛,但那傢伙的眼睛真的可以稱為眼睛嗎……
眼睛的部分只有一片空洞。
簡單來講就像是影子。不過這黑影只有眼睛的部分照不出影子。
換言之只有眼睛的部分不是黑的,空蕩蕩什麼也不存在。
大小大概是一個拳頭左右。
那樣子的東西,現在就在我的眼前。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我已經害怕得不得了。
就在這時……

「喂──有誰在嗎?」

遠方傳來不知是誰的聲音。
那傢伙便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去。
短短時間裡發生的事,我卻感到十分漫長。
不但滿身大汗,還尿失禁了……

因為還是小學生的關係嘛。不,就算不是小學生,也還是很恐怖啊。

我:「E,先不要出去喔!說不定它還在附近,再等等!」

E:「……」太概是太害怕連話也說不了了吧。

沒有錯。
那傢伙是鬼!
夢鬼!

我們似乎玩了一個非常不得了的遊戲。
快點從夢裡醒來吧……
現在只能這樣希望了。

那樣的傢伙居然是鬼?
光想著要從那傢伙手上逃命就夠恐怖了。
就算是在夢裡,也太恐怖了……
我在櫃子裡這樣想著。

「嗚哇!你是什麼東西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遠處傳來某人的驚叫聲。

是誰呢?
有誰被那傢伙抓到了嗎?
不過只要不是那傢伙當鬼的話就沒有關係了。
反正其他人都是認識的人嘛……

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


夢鬼(3)


我:「好了,我看差不多了,出去吧。」

我和E忐忑不安地從櫃子中走出。
太好了……沒有人在。櫃子裡的密室實在是熱死人了。

況且,因為我失禁的關係,那味道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兩個人都覺得不太舒服,坐在地上休息。

不,正確來說,是兩腳發軟站不起來才對。

我:「怎麼回事啊,那傢伙……比想像中的鬼可怕太多了吧……幸好這只是在作夢啊,真是
的……」

E:「嗯,是啊……不過我已經受不了了。想趕快醒過來!捉迷藏什麼的我一點都不想玩了
!」E淚眼迷濛,靠在我身上哭了起來。
我因為尿失禁搞得髒兮兮的說……

比起我而言,E更覺得害怕……我不振作點不行!

我:「放心啦,反正我們隨時都會醒過來。而且大概已經有人被那傢伙抓住了,所以已經不
是那傢伙當鬼了。吶,這樣就沒那麼害怕了吧。」

我能說出口的安慰也只有這種程度,不過對這時的我來講已經算表現不錯了。

兩人抬起沉重的屁股,繼續摸索前進。
再來輪到誰當鬼還不知道。不,只要能碰上認識的人,不管是誰都好。
就這樣邊想邊走。

隨便進入教室裡頭是很危險的,萬一發生什麼說不定會來不及逃跑。
我走在前面,安靜地,小心翼翼地,走上樓梯,往二樓邁進。

「那傢伙……被抓到了嗎?他發出好可怕的慘叫聲說……」

「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真是……」

「……」

?????

好像聽見誰的聲音……小心地接近,確認對方的樣貌。
是B和D。

我:「喂……你們兩個,沒怎麼樣吧?」

B:「嗚哇!……什麼啊,是〇〇和E啊,你們兩個沒事吧?怎麼搞的啊你?褲子都濕了。」

我:「不……老實講不能算沒事。褲子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拜託。比起這個,你們兩個一
開始是在哪裡?」

B:「我一開始是在音樂教室喔,然後走了幾步就碰上了D。」

D:「我是從理科教室開始,在走廊上走著想要去找大家,首先遇到了A君,然後遇到了B君
。接著A君說要去找大家,一個人大聲嚷嚷著走了。之後聽到A君的慘叫,我們兩個很害怕,
就拋下A君不管逃到這裡來了……」

說完D便陷入沉默,輪到B開口。

B:「你說不能算沒事……發生了什麼事嗎?你的褲子是因為碰上什麼事情才會變這樣的吧
?到底是怎麼了?」

我和E拚命說明剛剛發生的事情。
包括鬼的模樣、出不了外頭的事、還有鬼聽到慘叫之後就跑掉這種種的話都說了。

B:「真的假的……那A現在,不就被那怪傢伙給抓了。啊啊,我討厭玩這種恐怖的捉迷藏啦
,我從一開始就不想幹這種事情的啊。D,你要負起責任喔!」B對著D怒罵起來。

D:「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大家不是都興高采烈地贊成嗎!?我也覺得很恐怖
,想早點結束這種捉迷藏啊!」

B和D開始吵架了,不妙……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發現的……

我:「喂,你們兩個別吵了,在這裡吵架也沒有什麼意義。而且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鬼
發現的喔。還不確定A是不是已經被抓住,我可不想要再遇到那個奇怪的傢伙了……況且這
只是夢,醒過來就什麼都結束了啊。」

聽我這麼講,B和D都說了「抱歉」,然後沉默下來。

太好了,總算是恢復了冷靜。不過這冷靜能持續多久呢……
我們還是小學生啊,當然會覺得害怕。大家都覺得害怕啊。

E:「謝謝你,〇〇。」

這句感謝實在令人欣慰。
我們現在有四個人在,況且就算是A當了鬼,也比那個怪傢伙要好得多。
這麼想著,我們四個人安靜地前進……

就在這時。

噠噠噠噠噠噠噠……

從對面的走廊傳來了腳步聲。
是跑著過來的。是誰?A嗎?其他人嗎?還是……

果然是注意到剛才吵架的聲音了嗎?
我們四人停下腳步,準備確認腳步聲主人的身份。

不過走廊很暗,想看得清楚需要靠窗戶旁的月光照明。
所以我們退到能見到窗戶的最邊邊位置,等待腳步聲接近。

噠噠噠噠噠噠噠……

又聽見腳步聲,而且越來越接近……
不過還看不清楚樣貌。
然後,突然間對方現身了。

!!!!!!!!

「嗚哇!這傢伙是什麼玩意兒?」

「還是那傢伙啊?不是輪到A當鬼嗎!?」

「呀──!我不要啦……」

「不要過來!」

我們在確認對方姿態的瞬間一起逃跑了。
不逃不行。沒有錯,又是那傢伙。
那個渾身漆黑的樣貌,還有那對眼睛……
先前的恐怖感再度襲上心頭。

我只能拚了命地逃跑,完全沒有回頭。
害怕得不得了,不敢往後看。
一直跑到喘不過氣來為止。
也不曉得跑了多久,我在無意間跑進了某間教室。

「哈、哈、哈……」

已經跑不動,也喘不過氣來了……
我當場倒在地上。

大家都上哪去了?走散了嗎?
我一路跑上三樓,然後拚了命的跑到這間教室。

已經聽不到腳步聲。太好了,成功逃掉了。
不過其他人……大家,跑到哪裡去了呢?

難道說是被抓了……冷靜點,現在先考慮恢復體力的事情就好。
雖然很對不起大家,不過現在沒有餘力去擔心別人,
光是自己的事情就夠勞心費力了。

我做了個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兩腳忍不住直打顫……沒有辦法,
迄今為止從沒遇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啊。

過了好一陣子,兩腳的顫抖才停下來。
總算是恢復了冷靜,看看周圍,發現這教室是家政教室。

「家政教室的話,應該有什麼能派上用場的東西才對,有什麼呢?」

我將附著流理臺的桌子的抽屜打開,從裡頭拿出菜刀。
因為是家政教室,所以有料理實習用的菜刀。
如果那傢伙再來的話,就用這個把它給……

也是因為太恐懼了才會想到要做那樣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不過就是個夢。
明明是在夢裡……不過實在太真實了,
那時的我完全把是在作夢的事情給忘了,
而且也忘了是在捉迷藏。
小學生的腦袋裡只想著『被那傢伙抓到的話就會被殺死,既然這樣我就反過來把他給殺死。
』這類的事情。

應該就這樣躲起來就好嗎?還是應該去找大家呢?
躲起來雖然也是個辦法,不過我不想一個人待著。

一個人也沒有,又暗又靜的家政教室,除了自己的呼吸聲以外什麼也聽不到。
而且也不能開電燈……打開的話會被發現這裡有人在。
我就只能待在這樣的黑暗之中。

況且如果那傢伙到這裡來了,也無路可逃……
光想像就覺得非常恐怖。

驀然看向窗戶。
透過窗戶,越過中庭,可以看見對面走廊的窗。

「嗯?有人在跑步。不對,是在逃跑。是誰?」

透過月光我看見了對方的模樣。
是C,不過只有C一個人嗎?

!!!!!!!

我毫不考慮地把頭離開窗戶躲了起來。
在月光下,那一瞬間我看見了……

是那個渾身發黑的傢伙。

C現在正被那傢伙追趕著。那B、D、E已經被抓到了嗎?

不,被抓到的話應該就不會還是那傢伙在當鬼……
所以還沒有任何人被抓到嗎?

這樣也很奇怪,至少也應該已經抓到一個人左右了吧。
兩腳又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好可怕……明明只是在玩捉迷藏而已啊……

話說回來現在幾點了?
感覺上,時間應該已經經過很久了。
我看向家政教室裡頭的時鐘。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還在12點?」

對,時鐘一動也不動地停止。
難道是這裡的時鐘壞掉了嗎?那也太巧了吧。
我們從12點開始玩夢鬼,然後這時鐘也剛好停在12點。

難道說,會一直保持在黑夜的狀態嗎?
我本來還想說撐到早上情況就會好一點,所以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稍微冷靜一些之後就離開這裡吧,我不想再一個人待下去了……」

我自言自語著,等到體力恢復之後,右手拿著菜刀,走出家政教室。



夢鬼(4)

我右手拿著菜刀,從家政教室走出去。

有沒有其他人在呢?我不想一個人。不過,說不定會碰到那傢伙……

這時我注意到了,現在比起剛開始的時候,看東西視線要清晰許多。
不過週遭的黑暗其實沒有改變。

應該是眼睛已經習慣黑暗了吧,所以剛才才能立刻認出B和D。
不過,只有那個傢伙無法馬上認出來。

它幾乎和周圍的黑暗同化了,不近看根本無法確認。

除非有月光照明……還有腳步聲。
從現在開始只要聽到腳步聲就當作是那傢伙來了或許比較好。
等接近就太遲了啊。

一邊這樣想一邊謹慎地前進,一邊察看各教室的情形。
那傢伙說不定就在附近,要保持在隨時都能逃走的體勢才行。

這裡沒有半個人在……這裡也是。
一邊焦急地希望能遇見其他人,一邊察看各間教室。

就在來到六年三班的教室前面時,又聽見了腳步聲。

嘎吱、嘎吱。

說不定是那傢伙……
我一害怕,不經意躲入了教室裡。
不妙,如果在這裡被發現的話,可是無路可逃的啊……

別緊張,只要在那傢伙通過前不被發現就好了。

已經不能出這間教室了,離開的瞬間,說不定會撞上那傢伙。
在它的腳步聲通過之前只好繼續躲在這裡了。

嘎噠嘎噠……

突然間,聽見放掃地用具的櫃子週遭好像有什麼聲音。

是誰?有誰在這裡嗎?是那傢伙?
我戒慎恐懼如履薄冰地,朝講臺方向前進。
右手緊緊握著菜刀,如果是那傢伙就拿這菜刀戳死它。

一口氣接近之後,櫃子門打開了。

「哇!什麼啊,是〇〇啊……太好了……」

躲在櫃子裡頭,低聲啜泣的原來是E。
看來已經很疲憊的模樣,身子也不停發抖。

我:「放心啦,是我。是說,E,B和D到哪去了?你們不是在一起嗎?」

E:「嗯,其實,那時候我們是往一樓逃,可是被那傢伙追上了。在我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
,突然間,B把D醬她……」

我:「D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了?」

E:「D醬她、她被抓來當成人肉盾牌了……那時候D醬叫得好悽慘,可是B,還是把D醬給…
…」

我:「……這麼說,D和B都被抓到了嗎?」

E:「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趁那一剎那的空隙一路逃到這裡來。對那兩人見死不
救,可是……真的好可怕呀……」

我:「我知道了,E。誰也不會責備你的,換了是我也會這樣做啊。」

說完之後E還是不停在哭,這也難怪了。
朋友就在眼前被那傢伙襲擊,自己卻見死不救。
一定感到很深的罪惡感吧……還有恐怖感。
換了是我也會哭的。

就在這時。

啪噠!

怎麼回事?
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
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看來是有人把各教室的門逐一打開的樣子……

啪噠!

又來了,比剛剛更接近。確實在朝這裡接近中……

啪噠!

現在走出教室的話肯定會被發現的。是那傢伙嗎?還是其他人呢?

啪噠!

馬上就要到這了。
不妙……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我:「E,仔細聽好。我現在要從這教室出去。有人正在接近這教室,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
會被發現的。
說不定來的不是那傢伙,但誰也不敢保證。所以我要去確認那個人的身份。」

E:「不行啦,太危險了……一起待在這裡啦。」

我:「假使來的是那傢伙怎麼辦呢?你跑不快對吧?而且要是有個萬一,我也還有菜刀,所
以不要緊的。
不要緊的,我絕對還會回來,所以你在這裡等著就好。」

E:「嗯……知道了。你一定要回來喔,約好了喔。」

我:「嗯,約定好了。」

丟下這一句話,我走出教室。
走廊一個人也沒有,不過……

!!!!!!

從隔壁距離兩間的教室走了出來……是那傢伙!全身發黑的那傢伙!
仗著從走廊窗戶射進來的月光看得一清二楚。

不妙啊……快逃啊……快逃啊……快點逃跑啊……
可是腳動不了,因為害怕而動彈不得。

動啊、動啊、動啊!

噠噠噠噠噠噠……

終於腳可以動了,但是和那傢伙的距離已十分逼近,
這樣下去說不定會被追上。

我跑到走廊轉角的地方轉彎,停下,兩手握著菜刀等待。
那傢伙也在轉角拐了彎。

「哇──!」

我用力把菜刀對著它刺了下去,管它恐怖什麼的早就拋到九霄雲外。

「太好了……殺掉了……我贏了。」

由於實在太可怕的關係,我跌坐在地,提不起一絲力氣。
菜刀噹一聲落在地上,手忍不住直發抖。

!!!!!!

那傢伙沒有死!
像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朝我伸出手來……

不行了,要被抓了。不,要被殺了。
我想著,閉上眼睛,把臉埋進自己手裡。

「……」

咦?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發生耶。
我惶惶不安地睜開眼睛。

那傢伙不見了……看得見的只有落在地上的菜刀而已。

「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傢伙不見了。」

我弄不清楚狀況,確實剛才那傢伙就在我的眼前,我還以為要完蛋了。
可是現在不見了……消失了嗎?

手腳還在顫抖著。

「對了,E!」

我想起了E,敲敲發抖的雙腳,緩緩站起。
然後朝E所在的地方走去,無論如何希望她能平安啊。

她大概也很擔心我吧……不快點到E那裡去不行。

快步奔向E的所在位置。

啪噠!

走入教室,接近E藏身的櫃子。

我:「E,安全了!是我,我沒有事情。
剛剛被那傢伙追上,被抓到了,不過不知為何那傢伙突然就不見了。
所以我想大概那傢伙已經不在了吧,被我的菜刀刺到所以消失了嗎?
……E?吶,聽得到嗎?」

我對著E躲藏的櫃子說話。
不過E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沒有聽到我說的話的樣子。

我:「喂,E!」

我試著打開櫃子,可是打不開。
裡頭像是有人死命用力,不讓我打開似地拉著櫃門。

E:「不、不、不要……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邊!」

我:「喂,E,是我啊。快打開啊!為什麼要把櫃子關上呢?」

我更加使勁拉著櫃門,努力想把櫃子給打開。

E:「不要……不要,你去那邊,不要過來!」

真的聽不見我的聲音嗎?

我:「所以說是我啊!冷靜一點吧!」

死命拉著櫃門,終於打開了櫃子。

E:「呀──!不要過來!!!」

我:「是我啊!我!〇〇啊!喂,E……」

我伸手抓住E的肩膀……

啪!

就在那一瞬間我醒了過來。這裡是……大家睡覺的地方。
大家還在睡……太好了,從夢裡醒過來了!

不過衣服已經被汗水浸得濕透了,枕頭也被眼淚弄濕了。
然後褲子……沒有濕,太好了……

對了,時間呢!現在幾點了?

一看時鐘,已經是早上六點。
天邊已經微微發亮。
總之,我捏捏自己的臉頰,確認一下。

好痛……太好了,已經不是在夢裡了。
這麼想著,安下了心,再度睡了下去。

乓、乓!

「喂──,大家,早上了喔。有沒有睡飽啊?來,起床了喔!」


夢鬼(5)

我被老師的聲音給叫了起來。
確認了一下老師的臉,再看看班上的同學。
太好了,這不是在作夢,已經回到現實了。
這麼一想就安心了。

「好了,大家,先去把臉洗一洗,恢復一下精神。
學校準備了早餐,等等到體育館集合用餐喔。
咦……E醬?E醬?起床了喔,E醬?」

老師走到E的旁邊,搖搖她。
E還沒有睡醒,其他人都起床了說……

那也沒辦法,我還很想睡覺,明明是作夢時發生的事卻搞到身體超級疲勞。
感覺就像真的到處逃來逃去玩過捉迷藏一樣。

「真拿她沒辦法,再讓E醬睡一下吧。
來,大家把被子疊好,早點去吃早餐囉。」

我們收拾著自己的棉被。
對了,照片,我從枕頭底下把照片拿出來。

「咦?沒有寫名字?昨天晚上確實有把名字寫上去的啊……」

應該寫在照片上的名字消失了。
只有我這樣嗎?我思考著,向除了E之外的五個人(因為E還在睡覺)確認了一下。
大家照片上頭的名字都消失了。

D:「吶,快看,這張照片上的名字也消失了,之前本來有寫的對吧?」

D所指的,是她最初連同那張紙一起拿給大家看的照片。
之前確實是寫了名字,不過已經消失了。
怎麼回事……E的名字也消失了嗎?

我們把照片收進包包理。
然後洗了臉,去吃早餐。
昨晚一起玩夢鬼的六個人(E還在睡覺)聚在一起吃著。
談論起昨晚夢鬼的事。

A:「是說,真的好可怕啊,夢鬼。不過現在想起來又覺得好有趣,雖然我馬上就被抓到了
……」

B:「對啊,真的不像是在作夢。果然那之後你就被抓到了啊。
話說回來,大家真的都夢到同一個夢了,好厲害啊!」

C:「對呀對呀,我也是在走廊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不過被抓之前一個人也沒有碰見
,只有聽到聲音而已。
後來我遇上了〇〇,但是一出聲叫他他就馬上逃走……最後還用菜刀刺我。
不過什麼事也沒有就是了,畢竟是在作夢嘛。」

等一下……我雖然在家政教室看見了C,但是沒有碰面啊……
而且,菜刀?我用菜刀刺的不是C,而是那個全身黑的傢伙才對啊。
感覺哪裡怪怪的……

D:「我和A君、B君、和〇〇君、還有E醬碰面了喔。不過B君居然把我……」

B:「抱歉抱歉,真的對不起啦。不過那是在夢裡發生的事嘛,原諒我吧。
不過我以為你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你卻突然消失了說。
然後就換我被那傢伙給抓了……
之後我有看見C,C不知道爲什麼逃跑了。
追過去一碰到C,我就醒過來了。」

C:「啥?我沒有遇上你喔!我只有碰見〇〇和那個黑色的傢伙而已。」

D:「我知道那個黑色的傢伙消失了沒錯,可是我沒有消失喔,我還在喔。
然後我一碰到B君以後,就醒過來了。
結果當鬼的只有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而已喔?這樣子不是很奇怪嗎?F醬有碰上什麼人嗎?


F:「我一開始是在一年一班的教室,一出教室就碰到大家說的全身發黑的傢伙了。我害怕
得動不了,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全身黑的傢伙就消失了。
然後我聽到玄關有鏘鏘的聲音,以為有誰在那邊,走到玄關一看一個人也沒有。不過滅火器
掉在走廊上,可能這之前有誰在吧……」

等一下,拿滅火器想要敲碎窗戶的人是我啊。
然後我和E躲進了能夠窺視玄關的櫃子裡。
但是來到玄關的不是F,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啊。

F:「然後我聽見了有人的聲音,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就看到了A君。A君一看到我就大叫著
逃跑了,所以我就追了上去。喊著:『是我啊、是F啊』,也沒有半點回答……
直到A君跌倒的時候,我一碰到A君,然後就醒過來了。」

A:「咦?我沒有遇到F啊。我一開始遇到的是D,再來遇到了B。
之後沒多久就被那個黑色的傢伙給抓到,不過那傢伙不知道爲什麼就消失了。
後來我又遇到了B和D和〇〇和E。說起來那時候你們也是拚命從我身邊逃走呢……
我追上去了之後,B把D當成人肉盾牌來擋我。
爲什麼要這麼害怕呢?來的人是我啊。
然後我一摸到D,就醒過來了。〇〇遇上了什麼人呢?」

又來了……我沒有遇到A啊。和B、D、E在一起的時候碰上的,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才對。怎
麼回事啊……

我:「我遇到的是B和D和E,還有黑色的傢伙而已,除此以外誰都沒有碰到。我雖然有從家
政教室看到C,可是沒有和C碰頭。A也是一樣。
我一開始遇到的是E,一起走到玄關去。本來想到外頭去,試著想把走廊的窗戶給打破,但
是沒有用,玄關大門的玻璃也敲不破。
然後我聽到有人跑步的聲音,太害怕就和E一起躲進櫃子。從櫃子裡窺視,看到了全身黑的
傢伙……然後有聲發出了一陣聲音,那傢伙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然後我們從櫃子裡出來,上了二樓,在那裡碰到B和D。
和B、D、E再一起的時候,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又出現了……」

A:「所以說那個是我啦!我聽到很吵的聲音,走近一看發現你們在那裡。
可是你們居然都逃跑了……」

D:「等一下,那時候我們看到的不是A君,而是那個黑色的傢伙啊。
而且我還被那傢伙給抓了……〇〇君後來去了哪裡呢?」

我:「我逃到三樓,然後一路逃進了家政教室,在那裡拿到了菜刀。
那之後去了好幾間教室,然後聽見腳步聲……
我很害怕,就躲進了六年三班的教室。
結果E也在那裡,不過走廊上傳來開門的聲音,漸漸朝我們接近。
我怕萬一來的是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我們兩個就會被發現了。

所以跟E說我要去調查一下讓她待在原地,就出了教室。
剛走出教室那個黑色的人就從附近的教室走了出來,所以我就逃了。
想說要是被抓到就完蛋了……我就拿菜刀刺了那傢伙。
但是那傢伙居然沒有死……我想說這下死定了的時候,那傢伙突然就消失了。」

C:「那是我啦!那個黑色的人消失了之後,我想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在,就一一察看了各間
教室。
走出六年一班的教室時,看到〇〇在走廊上。
出聲叫你你也不回應,而且還逃跑了。想說好不容易追上你的時候突然拿菜刀刺了過來……
然後我摸了你之後人就醒了。」

什麼啊……大家講的情況都不一樣啊……怎麼回事……

F:「〇〇君後來怎麼了呢?」

我:「我後來回到了E所在的地方,她躲進了櫃子裡頭。
不過我出聲叫她她也不回應……
努力了半天櫃子也打不開,好不容易打開了,她突然就尖叫了起來。
然後我碰到E之後,人就跟著醒了。」

D:「等一下!剛剛開始大家講的話都兜不上邊啊!大家都在說謊嗎?」

A:「才沒有說話勒!我說的話都是真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開始吵了起來。
我並沒有說謊,大家大概也沒有說謊吧。
那爲什麼大家講的話通通都不一樣呢?
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大家都在學校,玩夢鬼這件事情而已。

稍微把大家的話整理一下:

首先A說他先遇到了D,然後遇到了B,之後被黑色的人襲擊。
之後黑色的人消失,遇上了我和B和D和E。
之後碰了D的身體,就醒了過來。

B說他一開始遇上了A和D,但是A被黑色的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接著遇到我和E。
四個人被黑色怪人追趕的時候,把D當成了肉盾。
然後D消失,只剩下黑色怪人。
接著被黑色怪人抓到,黑色怪人也消失了……
後來遇上了C,一碰到C之後就醒了過來。

C一開始碰上了黑色怪人,被黑色怪人追上來抓住。
然後黑色怪人消失,在各間教室調查的時候遇上了我。
之後被我用菜刀一刺,卻沒有受傷。摸到我之後,他就醒了。

D一開始遇到A,然後遇到B,A被黑色怪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之後和我還有E碰面,被黑色怪人追趕。
接著被B拿來當肉盾,被黑色怪人抓到。可是黑色怪人卻消失,只剩下B在。
碰到B之後就醒了。

E最初先遇見我,然後兩個人一起到了玄關,碰到黑色怪人。
接著遇上B和D,又遇到黑色怪人,趁著B和D被襲擊的空隙逃到六年三班的教室。
又遇上了我,我被黑色怪人襲擊,回去的時候她還在那裡。
之後怎麼樣就不曉得了,能快點醒過來的話就好了……

F最早就先碰上了黑色怪人,以為自己要被抓了,黑色怪人就消失了。
之後碰到了A,摸到A的身體就醒過來了。

然後是我,一開始遇到E,之後去了玄關,從櫃子裡看到黑色怪人。
之後遇到B和D,被黑色怪人追趕。
一路逃到家政教室,拿到菜刀,在各教室間巡視。
在六年三班的教室碰到E,出教室的時候又碰上黑色怪人。
用菜刀刺向追來的黑色怪人,對方卻沒有死,然後就被抓到了。
接著黑色怪人消失,回到了E那邊。
然後摸了E,就醒了過來……

以上。

等一下……思考,仔細思考。

目前知道的事情是,被黑色怪人抓到後,黑色怪人便立即消失。
被抓到之後再碰到其他人的身體,就會馬上醒過來。這點大家都是一樣的。

而且被抓到之後別人似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還有,被人看見後,只要一靠近對方就會馬上逃跑……

!!!!!!!

難道說……被黑色怪人抓到了之後,自己也會變成那副黑呼呼的模樣嗎?

仔細想想,這是在玩捉迷藏,被鬼抓到的那個人就要當鬼。
捉迷藏本來就是這樣玩的。
所謂當鬼……就是變成黑色怪人的意思嗎?

也就是說,只有本人不知道自己當了鬼,變成全身黑色的樣子,四處去追其他人嗎……
從話裡的情報看來實情就是這樣吧。黑色的人就是鬼,這點絕對沒有錯。

而且抓到下一個人輪到別人當鬼的時候,就會醒過來。
這樣講起來的話就合情合理了……

等等,不過D說鬼一開始就在裡頭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鬼在才對。
一開始的鬼啊……
我又聽了一次大家的說法,思考,整理了一下。

最初的鬼是F遇到的那個黑色怪人。
理由是因為誰也沒有見到F的關係。

接下來,當鬼的順序是A、D、B、C,然後是我。
最後是……E。

E是最後一個當鬼的,然後E還在睡覺……

難道說……

我走到E的身旁。

「喂!E!起床啊!快點起床!」

不行,不管怎麼叫她怎麼搖她都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大家當了鬼之後,都是碰到別人,然後就醒過來了。

可是E還沒有醒。

難道……E還在夢裡面,玩著捉迷藏嗎?

可以抓的對象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啊……

這時我從E的枕頭底下,瞧見了露出一小角的照片。
於是我把照片拿出來,往背面一看……

「名字!上頭有寫名字!是E的名字!」

E的照片,名字還寫在上面。

我們大家照片上的名字都已經消失了說……



夢鬼(6)

「〇〇君,怎麼了嗎?為何這麼急著要把E醬叫起來呢?
雖然說老師也覺得她差不多該醒過來就是了……」

我:「不,沒什麼……只是,有點……」

老師大概覺得我舉止可疑,便過來和我搭話。

老師:「再讓她睡一下吧。大概是第一次外宿太興奮,昨天沒有睡好的關係吧?〇〇君還是
早點去吃早餐……」

!!!!!!

老師突然抓住我的手,那隻手上正捏著從E枕頭底下拿出來的照片……

老師拿起那張照片,翻到背面一看。瞬間,老師臉色大變。
然後把我拉到走廊,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才開口說話:

老師:「這張照片是E醬的對吧?〇〇君知道這張照片是什麼東西對吧?是不是呢?快回答
我!」

平常個性溫厚的老師突然生氣了……
我從沒見過老師這樣子的表情。

我:「不,那是……」

老師:「快回答老師!」

我:「是!那是E的照片!然後我也知道我的……不,我們的照片代表什麼意義。
不過老師,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啪嘰!

話說到一半,老師突然揮了我臉頰一巴掌。
老師哭了,然後抱著我。
接著老師暫時把大家都叫回了教室。

老師:「大家先稍待片刻,在老師回來以前乖乖待在教室裡面!」

交代完之後老師握著我的手,把我帶到校長室去。
挨了老師一巴掌之後,我全然無法思考,腦海一片空白。
渾渾噩噩地跟著老師後頭走。

老師:「校長!這孩子,昨天晚上似乎進行了夢鬼的樣子!這張照片就是證據。」

老師邊說邊把照片拿給校長看,我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校長把照片拿過手上一看,同樣臉色一變。

校長:「難道說……這群孩子玩了夢鬼嗎?怎麼會這樣?
自從那次事件之後,還以為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啊……
你,詳細告訴老師昨天到底做了什麼!特別是和誰一起玩這遊戲的!
快點!」

校長也發脾氣了。果然老師他們這些大人,都知道夢鬼的事情吧。
我拚命地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說明了一次。

校長:「夠了,我已經知道了。
〇〇老師!(老師的名字)把這孩子說的,和他一起玩夢鬼的同學帶到這來。然後讓除了這些
孩子以外的同學通通回家。
然後把E同學也帶到這裡來。」

老師:「我知道了,我也會告訴其他班級的老師,讓其他班的學生也回家的。」

校長:「絕對不要對其他同學洩漏任何有關夢鬼的事情喔。」

老師:「這是當然!」]

說完以後,老師快步走出校長室。
然後校長開始打電話……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急著把其他同學給趕回家,
不過關於夢鬼的事情一句也沒跟他們提起就是了。

啪噠!

片刻過後,老師回到校長室,背後揹著E。
A、B、C、D、F跟在後面走了進來。
他們好像還沒了解情況的樣子。

B:「喂!〇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

我沒有回答,腦海一片空白。
唯一感受得到的,只有深切的罪惡感。

老師讓E睡在校長室的沙發上頭,對校長說道:

老師:「校長,除了這些孩子以外的學生都回家去了。
我現在準備聯絡這些孩子的家長。」

校長:「明白了,請通知家長們到『那裡』去集合。
然後我和〇〇老師、訓導主任,一起把這些孩子也帶到那裡去。」

老師回到教務處去,過沒多久,其他班級的老師、訓導主任進來了。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事到如今,我們也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校長:「聽好了,你們幾個做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雖然你們還只是小學生,但也有義務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所以等〇〇老師回來以後,會帶你們去某個地方。
說不定會有其他學生的家長打電話來,除了我和〇〇老師還有訓導主任以外的其他老師,請
留在學校對應。
突然把學生都趕回家,家長應該也會懷疑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屆時請老實地告訴他們有學生玩了夢鬼以後回來的事情。
而且也請提醒對方絕對不要跟小孩子們提起夢鬼的事情。」

交代完,其他班的老師們都回到教務處去。
片刻之後,〇〇老師回來了。

〇〇老師:「已經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聯絡完了,他們會直接到那裡去的樣子。」

校長:「了解了,那我們也出發吧。」

說完以後,校長帶我們到老師們停車的地方去。
A和B和C撘校長的車,D和F撘訓導主任的車。

然後搭〇〇老師車子的是我,還有E。
〇〇老師讓E睡在後面的座位上,我坐在助手席的位置。
車子便載著我們,朝向某處發進……

我:「老師,我們會怎麼樣嗎?E她不要緊嗎?」

老師:「……我也不知道,現在還說不準。
我要是多注意一點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對不起呢,老師打了你……」

老師哭了,一邊流淚一邊開著車。
而我連正眼去看老師的臉都不敢。

我看向在後座睡覺的E,真的睡得很沉。
她會就這樣永遠醒不過來了嗎?
假使這樣的話,那都是我害的……是我碰了E的啊……
因為這樣E才成了最後當鬼的人……

她還一個人待在那個黑暗的學校裡嗎?

過了一陣子,車子停了。停下來的地方是在我們當地的一間小寺院。
我沒有來過這裡。
因為父母時常告誡絕對不可以靠近這裡的關係。
其他人大概也是一樣吧……我們小孩子,好像全都被禁止到這地方來。

老師:「到了,下車吧。」

老師揹著E,和我一起走進寺院裡。除了我和E以外的人也跟著校長和訓導主任進了寺院。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大概從校長和訓導主任那知道些什麼了吧……

寺院附近有一顆很巨大的岩石,岩石周圍圍著繩子,不准人進入。

校長:「我是打電話來的〇〇小學的校長〇〇(校長的名字)。
然後……這些孩子就是玩了夢鬼的孩子們。」

在寺院前等待我們的,是上了年紀的住持。這個人知道些什麼事呢?

住持:「這樣啊……是這些孩子……
她身上揹的這個女孩,是這次犧牲的孩子嗎?」

老師:「是的,這孩子好像是最後一個當鬼的。
還只是個小學生呢……」

住持:「果然是這樣,沒想到還有小孩子在玩夢鬼……
站著不好說話,請進去再談吧。」

住持帶著我們進了寺裡,
端出茶來,讓我們先冷靜一下。不過我沒有喝茶的心情。

大家都沒有喝茶,低著頭,沉默不語。

校長:「我們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在寺院門口等你們。」

住持:「這樣也好,那麼咱就把真相告訴這些孩子。在話說完之前請不要進入這個房間,當
然,家長們也是一樣。
睡著的孩子就讓家長帶回家吧……這樣比較好……」

校長:「了解了。」

老師:「這是那孩子帶著的照片。」

老師把照片交給住持,然後校長們就帶著E出去了。

住持:「那麼……」

住持出了聲,坐在我們面前,開始說了起來。

住持:「首先,你們是從哪知道夢鬼的事情的?是誰告訴你們的呢?……不說話的話什麼也
弄不清楚的。
我不會生氣,告訴我吧。」

我們朝D看過去,D泫然欲泣地說道……

D:「是我跟大家說要玩夢鬼的,夢鬼的事情都寫在這張紙上。
這夾在圖書館的書本裡被我發現,還有這張照片也是。」

D說著,把照片遞給住持。

住持:「爲什麼這東西會在這裡!?照片的名字也消失了,難道說……」

住持不知道給哪打了個電話。

住持:「……不行,打不通,這樣的話……」

住持不知道又給誰撥了另一個電話。

住持:「……是我!繼你們之後又有小孩子在玩夢鬼了!
然後那孩子的名字從寫著她名字的照片上頭消失了!
對,消失了!所以那孩子搞不好已經醒過來了。
在打電話給你之前,我撥了電話到那孩子的家裡去,但是沒有人在的樣子,電話沒人接。
所以你先到那孩子住的醫院去看看,確認一下她是不是醒過來了!
然後再到我這裡來,明白了嗎!」

喀嚓!

住持深呼吸後,這樣對我們說:

住持:「剛剛電話聯絡的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
然後他現在正要到當時最後當鬼的人的地方去。
接著不久就會到這裡來了吧……不過在那之前有些話不先告訴你們不行。
是有關夢鬼的事情。」

住持終於要告訴我們夢鬼的真相。

住持:「首先,所謂的夢鬼其實是俗稱,真正的名字應該叫『鬼封印』。
從前,這地方有惡鬼棲息……那個鬼帶著小鬼來到村里,幹了相當多的壞事。
那個鬼的力量不是人類可以應付的,也無從抵抗……惡鬼就無法無天地在村裡肆虐。

那時候,當年這間寺院的住持創造了『鬼封印』。
想運行需要某種儀式啊……那個儀式的內容是什麼我也不清楚。
而那所謂的『鬼封印』,就是你們玩的夢鬼。

住持向鬼提案,邀它進行比賽,如果自己贏了的話就放棄反抗,從此不管鬼說什麼都照聽
不誤。
那個鬼完全瞧不起人類,覺得反正無論如何自己都會贏,就答應了那個提案。
當時那個鬼大概也有部分是為了好玩吧。

然後『鬼封印』就開始了,不過這是住持的戰略。
參加『鬼封印』的只有住持和鬼而已,然後住持把『鬼封印』開始後的事這樣吩咐寺裡的
人:

馬上把我給殺了……這樣一來鬼就再也醒不過來,因為已經沒有可以讓他抓的對象在了…


於是當『鬼封印』開始之後,村人先把住持給殺了,再去了鬼的巢穴把小鬼們也殺了,因
為小鬼也殺了不少人的關係啊。
然後把睡著的鬼運到這間寺院來,關進堅固的箱子裡鎖上,埋到洞穴裡,再用石頭壓住。

所謂的石頭就是寺院附近的那顆岩石。
本來事情應該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沒有結束。

鬼的名字不管經過多久都沒有消失。
名字只有在醒過來時、或是睡夢中的人死去的時候才會消失。
可是名字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鬼還活著。
光這麼想,就讓人覺得很可怕。



夢鬼(7)

村人們很害怕,想確定鬼是不是真的還活著。
為了確認這點,只好再進行『鬼封印』,去的人是當時的村長。
要直接把它挖出來確認實在是太可怕了,沒有辦法這麼做……

村長為了能快點確認鬼的存亡,就在畫有自己家場所的地圖被面寫上名字,然後去了。
場地是在家裡的話馬上就能遇到鬼了……然後,鬼的名字就消失了。」

!!!!!!

我:「就是說……鬼醒過來了嗎!?」

住持:「大概吧……不過鬼並沒有出現。可能是因為睡了太久,氣力耗盡的關係吧。
如今是生是死也不曉得。
不過那個石頭底下有鬼這件事是事實。
已經幾百年沒出現,大概是死了吧。

不過故事還沒有完。
當時不像現在醫療設備這麼完善,當然連點滴也沒有。
就這樣任由村長繼續睡下去的話他必死無疑,所以村人們採取了行動。

那就是在睡著的人死掉以前,派別人去進行『鬼封印』,讓睡著的人醒過來。
村裡的大家同心協力,把行動持續下去。

然後村長醒了過來,對大家說:
在那裡面的不是鬼,而是全身黑呼呼的傢伙。

爲什麼鬼的模樣會變成那個樣子並不清楚。
不過繼村長之後去的人、再之後的人,都說裡頭有個黑色的傢伙。
所以大家就知道了,不單是那個鬼,所有進行『鬼封印』的人都會變成那副黑色的模樣。
不過最初在裡頭的是那個鬼的關係,大家就自然把變成黑色傢伙的事說成是當鬼了。

然後隨著醫療科技進步,從睡著到進入死亡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變成好幾年才需要進行一
次。
我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喔……
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稱呼作夢鬼,而且也知道用照片也能夠進行了。」

我們:「……」

我們玩的夢鬼居然是從這麼久以前開始,而且是為了封印惡鬼才存在的。

而且故事裡的鬼,現在還封在那顆岩石底下。
父母不讓我們接近寺院也是理所當然的。

住持:「可是這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到頭來還是非得要有人犧牲才行。
為此必須要有人去進行『鬼封印』,然後就這樣死去才可以。
進行『鬼封印』,以鬼的身分死去,這就是結束『鬼封印』的方法。

後來,開了一場決定讓誰去犧牲的會議……我也參加了那場會議。
結果犧牲者決定出來了,是我的妻子……

妻子當時42歲,我45歲,是她自願自己要當犧牲者。
本來她就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她說不能再讓更多年輕孩子犧牲了,所以自願參加。

我當然是反對的,可是妻子一點也不退讓。
與其讓妻子去做不如讓我來做……我雖然這麼想,但那是不可能的。

『鬼封印』有一項規則,凡是曾參加過一次的人,還有和去過『鬼封印』的人血緣羈絆強烈
的人,就不能夠再參加了。
爲什麼會訂下這樣的規則呢?是因為不希望讓當初的鬼甦醒的關係。
否則假使小鬼們也參加了『鬼封印』的話,就會把最初的惡鬼給叫醒了。

所以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才立下這條規則,避免封印失敗。

參加過一次的人就不能再參加,是住持為了堅定覺悟而立下的吧。
萬一失敗一次的話,就沒有機會再把鬼封印了,所以非成功不可。

血緣的羈絆橫跨兩個世代,也就是從你們的爺爺、奶奶,算到你們的孫子為止,這是在長年
進行『鬼封印』的過程裡發現的。

我的祖父曾進行過『鬼封印』,祖母也是,還有母親也是。

我們的祖先就是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所以有比別人都優先進行鬼封印的責任感存在。
我的妻子說不定也是因為這樣才自願要參加的。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時間。
裡頭的時間是不會流動的。
直到醒過來以前都是處於黑暗的狀態。
據說那是為了要讓鬼覺得恐怖的關係。」


聽到這裡,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事情了。
把E變成最後的鬼的人是我,
所以我本來想要再進行一次夢鬼,代替E去當最後的鬼的。

但已經不行了,我們……已經救不了E了。
而且時間果然不會前進,就是說E現在還一個人待在黑暗的學校裡。

一直沉默的A開口說話了。

A:「為什麼?為什麼到大叔的年代還在進行夢鬼呢!?
以前的人犧牲掉不就沒事了嗎!?
爲什麼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人犧牲啊!?
如果早一點有人犧牲的話,我們就不會碰上這種事情了啊!」

A哭泣著朝住持怒罵。

住持:「最想知道為什麼的是我啊!我也想要知道啊!
可是事實上……『鬼封印』就是還在持續啊……」

住持邊說邊從眼裡流出淚水。

住持:「於是妻子成了最後的犧牲者,她最後對我說了『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我沒有生孩子。
我想在妻子過世以前都待在她身邊,於是每天都到醫院去看她。
每天、每天……

每天都和睡眠中的妻子說話,直到探病時間結束為止。
大家為了讓『鬼封印』到此為止,都緊守口風,絕口不再提此事。

直到某天,事件發生了……妻子突然之間醒過來了。
那時妻子已經72歲了。

似乎是有人又進行了『鬼封印』……就是我剛剛電話聯絡的那個人。
那些人當時還是中學生,從謠言裡聽到『鬼封印』的事情。

謠言程度的風聲還是有的……
然後他們似乎又聽說了這間寺院裡有記載『鬼封印』真相的文書。
那文書上寫的,是歷代以來曾參加『鬼封印』的人的名字,還有過程紀錄。
當然連進行的規則也寫了……

那些人趁我到醫院去的時候,潛入寺裡,讀了那些文書,用舉辦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鬼
封印』。
文書多年以來都是放在寺院的佛像前當裝飾,
那些人連這個也知道的樣子。

於是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也就是這張照片的主人……」

住持指著D從圖書管理發現的那張照片。

「那之後真是悲慘啊……
妻子因為長年沉眠的關係,變得不會說話了。
三年後便到了另一個世界去,從醒過來後一句話也沒有和我講過。

大家卻說了:要是早點把她殺掉的話就沒事了、
再也不要接近這間寺院了、
你要是把文書都處分掉的話就好了,諸如此類的話。
把全部的過錯都推到我的頭上……

人類真的是很過分的生物啊……對別人的事情可以毫不在意地惡言批評……

自己沒事就好了嗎?
以前的人也是這樣想的嗎?
妻子真的是個好女人,我真的愛著她。
至少在死前希望大家可以來探望她,
可是卻被說了『早點殺掉她就好了』這樣的話……真是過份的傢伙啊……」

我們:「……」

住持哭了,
我們也哭了。

真正的犧牲者說不定是這位住持先生。
假使我和住持的立場對調的話……想想就覺得胸口好痛。

真的是好過份……就連小學生的我也能感受到住持內心的痛苦。

換了是我說不定就因為痛苦而自殺了,
不過住持活了下來。

大概是因為住持的妻子最後對住持說的那句「請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支持著他活下來的吧

總覺得應該是這樣。

住持:「真抱歉……這把年紀了眼淚還流個不停,抱歉……
我在這張照片的主人成為犧牲者之後,馬上將那些文件給處分掉了。
然後大家,就真的再也不提『鬼封印』的事情了。

中學生犧牲了。
因為這樣而讓大家有所覺悟了吧。
然後決定讓這孩子成為最後的犧牲者。

大家都決定了,再也不要有人進行『鬼封印』,讓一切隨著這孩子的死而結束。
那之後誰也不再接近這間寺院,然後誰也不再提起『鬼封印』的事情。
然後萬一要是你們這樣的小孩知道了鬼封印的事情,會因好奇心而嘗試也說不定。
所以大家從小就讓孩子們對夢鬼感到恐懼,教導孩子們夢鬼是可怕的東西,就連用嘴巴說說
也不可以。

不過你們還是這樣做了。
一切所為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我們進行了本來應該要結束的夢鬼,創造了新的犧牲者。
真的是犯下了不得了的過錯。
然後E成為了最後的犧牲者……

已經沒有人會再進行夢鬼了吧?
E的父母辦不到,血緣羈絆太過強烈了。
我們也辦不到,因為已經參加過的關係。

至於其他人,也都強烈地希望夢鬼能早點結束。
所以大概沒有人會再嘗試了。
因為我們的關係,今後會控管得更加嚴密吧。

就算我們請別人去玩,大概也沒有人會玩了吧。
就算有人去了,也只是一再重複同樣的事情而已。
大家直到死為止都在那片黑暗之中,持續作著只有一個人的惡夢。

說不定會有人想要幫助E,
校長啦、老師啦……
不過應該會被阻止吧。
搞不好他們已經玩過夢鬼,或是跟玩過夢鬼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也說不定。

況且說自己想要玩夢鬼,就跟想要自殺的意思一樣,別人不會放著不管的。
最優先考慮的,還是不要再增加新的犧牲者了。
都是玩了夢鬼的人的錯,自己的責任自己承受。
最後當鬼的人就是犧牲者,要負起一切的責任。
其他人大概會這麼說吧……

在我們之前玩夢鬼的那群人,最後當鬼的人,就是擁有這張照片的主人吧。
從那個人換成了E……
事情只不過就是這樣。

不過還有一個疑問留下。
對,就是D發現的紙張和照片!
這些東西是誰放的?沒有這些東西的話,E也就不會玩夢鬼了啊!

這時候,有人走進了房間。

「住持!她果然醒過來了!……這些小孩就是玩了夢鬼的……?」

男人一邊說,一邊急急忙忙地走進來。
看年紀大概在20幾歲後半。

住持:「這樣啊……果然醒過來了啊……對啊,這些孩子就是昨晚進行了夢鬼的孩子們。
然後你們,這個人就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

!!!!!!

這個人就是在我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嗎!
這個人……不,要是沒有這傢伙的話,E也不會……
我朝這個人衝了過去。

住持:「住手!做這種事情也沒有半點意義!
這傢伙的心情和你們也是一樣的!
迄今為止懷抱著怎麼樣的罪惡感活到現在,這點你們應該也清楚!
況且你們也有錯啊!」

我:「……」

確實是這樣……我們也犯了錯。
責備這個人也沒有意義。

男人:「真的很抱歉……
因為我們的關係,害你們也……不過你們是怎麼知道夢鬼的事情的呢?
我還以為在我們那次之後就已經結束了……」

住持:「因為這個的關係啊……
看了這東西,這些孩子們才知道夢鬼的事情的。」

住持把D拿到的紙和照片拿給那個男人看。

男人:「為什麼這東西會落到孩子手上?住持,難道說……?」

住持:「是啊,大概吧……為了確認這點,我在等你來了之後到那個女孩(E之前的犧牲者)
的地方去一趟。
你們幾個也一起跟來!」

說完以後,我們就走出了這房間……


夢鬼(8)

「〇〇!」

我們從寺裡出來。等待在寺院前的,是我們的父母和老師們。

母親看到我,叫了我的名字,抱著我。
不顧一切地槌打著我,從眼眶裡流下淚水。

母親:「你這孩子真是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
明明就告訴過你夢鬼的恐怖了,你卻……」

我:「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可是我,我……
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對母親說的話,我只能哭著回應……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而且真的好可怕……
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媽媽的臉了。

爸爸在媽媽的身後站著。爸爸沒有看我,往上盯著天空。
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他的眼淚吧。

穿著西裝的父親,大概是上班中直接過來這裡的吧。

大概只有那時候我才稍微忘記了有關夢鬼的事情。
看著父母親,有種非常安心的感覺。

不過安心感也只出現一下就消失了……

E不在。

我看看四周,在現場的只有E以外的父母、還有老師們、住持、和那個男人而已。

E的家長、還有E都不在……

其他人也被父母抱在懷裡哭泣。
大概大家都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吧。

我:「E呢?E到哪裡去了?」

母親:「E醬她……被E醬的媽媽帶回家去了。
不想被大家看到吧……E醬,已經醒不過來了。

E醬……已經見不到自己媽媽的臉了。
想到這裡,媽媽就覺得很難過。」

媽媽邊說,一邊用力把我抱在懷裡。
然後爸爸也過來抱著我。

三個人暫時抱在一起,什麼話也沒有說。
而我則忘情地放聲哭泣。

就在此時,住持開口了。

住持:「各位家長,我知道你們的心情,不過這邊就到此為止吧。
這些孩子和我,還有非得要去不可的地方。
結束之後,這個人和我會把孩子們平安地送回家。所以在此之前,請諸位先回家去等待吧。


住持說著,用手指向在我們之前參加過夢鬼的那個男人說。

父親:「住持,這個人是誰啊?我們在這裡等孩子們的時候,他突然急急忙忙就跑進寺裡去
了……」

住持:「這個人啊……是在孩子們之前去過夢鬼的人啊。
就是當年那個事件的當事者。」

!!!!!!!

聽見那句話的瞬間,父親臉色一沉,上前抓住那個男人。

父親:「就是你啊?你就是那時候的傢伙嗎!爲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啊!
如果不是你的話,這些孩子,還有E醬也不會遇上這種事情了啊!
都是因為你,這些孩子才會……」

老師:「請不要這樣!這個人的確是犯了錯,但是……但是孩子們也同樣有錯啊!
而且……沒有仔細照顧好這些孩子的我……也有錯……」

父親聽老師這麼一說,就放開了那個男人。然後說了:「這種事情我也知道……我也一樣有
錯……」說完這句話,當場攤坐在地上。

那麼急躁激動的父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住持:「這位家長,我很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這個人迄今也是懷抱著苦痛的心情活著
的。
一直處在後悔與反省之中活著的。
這點希望各位能夠體諒。」

父親:「不過,不過住持。我、我沒有辦法原諒這個男人……」

男人:「我明白,真的是非常的對不起。
讓孩子們捲入這樣的事情,通通都是我的責任。

我不敢冀望能夠得到原諒,畢竟我們做了無法挽救的事情。
這不是你孩子的責任,也不是你的責任。
全部都要怪我,真的……非常抱歉。」

男人這麼說著,在我們的面前深深地下跪道歉。

我也不能夠原諒這傢伙,可是我們也有過錯。

我沒有資格去責備這傢伙……
可是我除了看著這傢伙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父親:「那是當然的!做了這樣的事不要以為還能得到原諒!
……住持,我們會在家裡等這些孩子們回家,
請你保證一定要安全地把這些孩子送回家。

還有你!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不要再第二次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明白了嗎!」

男人:「我明白了……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住持:「我保證一定平安把他們送回家。
所以這些孩子回家的時候,請好好地歡迎他們。」

父親:「我明白了……. 〇〇,爸爸和媽媽會在家等你回來的。」

父親說完,便回家去了。其他人的家長也是,還有老師們也一樣。
家長們回去後,住持把我們集中起來,開始說話。

住持:「我現在要帶你們到醫院去。在你們之前參加夢鬼的犧牲者現在就在那裡。
對你們而言說不定會有點難熬,不過我有非得要確認不可的事情,你們也有知道這件事情的
義務。」

住持這樣說完,帶著我們到那個男人(以下稱為G)的車上,讓我們撘上車,往醫院出發。

坐在駕駛座上的是G,助手席上的是住持,我們六個人全部坐在車後座上。
因為G的車是箱型車,所以可以讓全部的人都搭上去。

接下來我們就要去見之前的犧牲者了。
光想想就覺得可怕……
爲什麼要去見她呢?這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原因。

車子出了寺院,往醫院前去。

G:「你們,接下來要跟你們說的,是當年我們玩夢鬼那時的事情。
這件事情,希望能讓你們也知道……」

G一邊開車,一邊把故事原委告訴我們。

G:「我們玩夢鬼那時,是在中學三年級的時候。
那時候還謠傳著夢鬼的傳說。
然後關於記載夢鬼真相的文書在那間寺院裡的事,也是從謠傳裡聽來的。

我們還是中學生,想在中學最後的日子製造一點回憶,所以大家決定要去玩夢鬼。

包括我在內,參加者一共有十個人。最初是由我和另外一個人,潛入寺裡,讀了文書紀錄,
然後把方法抄寫下來。

因為我們怕會有人回到寺院來,所以只有讀了進行夢鬼的方法、裡頭已經有鬼在、還有被那
傢伙碰到的人就要當鬼的這些事情。

把這些事情告訴大家,大家也做了筆記。
然後在討論夢鬼的話題時,有一個人這樣說了:

『這個,不就和捉迷藏一樣嗎?』
迄今為止參加夢鬼的人數都不多,都是獨自前去。
可是我們有十個人參加。

被最初的鬼抓到的人就會變成下一個鬼,
這樣想起來,就跟捉迷藏一樣啊。

我們抱持著參加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夢鬼,約好一開始當鬼的人要進行懲罰遊戲。

討論好之後,就決定進行這恐怖的捉迷藏遊戲。

然後我們就把我們的中學定為舉行夢鬼的場所。

然後拍了照片,發給大家。
進行夢鬼的時間是在潛入寺院的三天之後。

各自在那一天的夜裡,進行了夢鬼的手續。

然後真的成功地進行了夢鬼。一開始大家都很興奮。

大家都夢到了相同的夢境。
不過也有人沒有成功。
根據後來住持說的話才知道,那傢伙大概是和曾參加過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所以才沒有
辦法參加。

參加者包括我一共九個人,然後夢鬼就開始了。

但是鬼完全沒有現身,比起恐懼害怕,我們還更期待早點見到鬼的模樣。

所以大家就找起了鬼來,明明是在玩捉迷藏才對啊……

然後過了不久,我們發現了鬼。
就是你們看到的那個黑色的傢伙。
不過鬼沒有來追我們,反而逃跑了。
不管我們怎麼追,鬼就是逃個不停。」

我們:「……」

那時我偶然看見住持的臉,住持正對著遠方的景色眺望。
但是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G:「過了一陣,我們終於追上了鬼。但是鬼一點也沒有要抓我們的意思。

然後其中一個人就自己硬是過去讓鬼碰,
說是再這樣下去,一點都不好玩。

那傢伙被鬼一碰,馬上變就成了那副黑色怪人的模樣……
不過自己好像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變成黑色怪人的樣子。

同一時間,最初的那個鬼消失了。我們大家一害怕,就四處逃跑。
雖然我們知道被鬼碰到的人就要當鬼,卻沒有想到會變成那副怪模怪樣的黑色。

然後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地當了鬼,直到現在我們要去見的人當了最後的鬼為止。

我是第四個當鬼的,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參加夢鬼的兩天後了。

我並不覺得已經經過了兩天,因為身邊一直都被黑暗籠照的關係吧,
對時間的感覺就變得遲鈍了。

醒過來以後,我就被家人帶著,去了剛才的那一間寺院。

然後和你們一樣,從住持那裡聽說了夢鬼的真相。
然後再被帶到最初我們碰見的那個鬼,也就是住持的夫人所在的地方去。

住持的夫人已經睡了將近30年的時間,
身體變得十分消瘦,讓人不忍心多看。

我們當場就理解到,我們讓這個人迄今為止的一切努力全都給白費掉了。
讓應該要結束掉的悲劇,又再次發生了。

所以我們……我們……就算想要償還、就算想償還,也無從償還起了……」

G說完之後,他就哭了。

住持也哭了,然後開口說道:

住持:「妻子沒有辦法說話,這些人去到醫院的時候,只有眼淚流個不停。

『我把這些孩子們捲進這件事情裡……
又讓年輕的孩子們犧牲了……
真的好不甘心,好難過……』

妻子用這樣歉疚的眼神看著眾人。
看到這樣的妻子,我真的……真的好痛苦……」

住持的夫人為了把夢鬼做個了結,自己自願當了最後的犧牲者。
可是……她的希望卻沒能達成。

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住持的夫人到了最後,一定是想要自我了結了吧。
就算為此要把幾條年輕性命也一起捲進來……

所以她才會拚命地逃跑。
可是,還是換了別人當鬼。
然後,另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住持的夫人在逃跑的時候,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呢?

獨自進行著永無止盡的夢鬼,突然眼前出現了一群參加夢鬼的年輕人。

為了令一切結束,只好連這幾個年輕人的性命也一起賠上了。
除此之外別無辦法。

可是,希望終究破滅了。
結果犧牲者還是只有一人。

現在想起來,只有一個犧牲者,說不定是不幸中的大幸。

然後我們……E她……又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只有這件事情上,什麼都沒有改變。


夢鬼(9)

然後在到達醫院之前,我們一路沉默無言。

接著我們到了醫院,前往我們之前的犧牲者所在的地方。

來到一間病房的外頭站著。

病房外寫著的名字,
跟D從圖書管理拿到的照片上的名字一樣。

在這扇門的後面,我們最初遇上的那個鬼就在裡頭。

裡面有兩位女性,和一個像是醫生的人。
其中一個女性(以下稱之為H),看上去容貌消瘦,躺在病床上。
從窗戶眺望遠方的景色。

從她身上穿著醫院準備給病人的衣服,看得出這個人就是在我們之前的犧牲者。
不……就算不看服裝,光從樣貌也可以知道是她。

然後還有另外一個女性(以下稱為I),稍有年紀,應該是這個人的媽媽吧。
猜得沒錯,I對著住持,開口這麼說:

I:「住持先生!我的女兒醒過來了喔!所以我才一直告訴你,我的女兒遲早一定會醒過來
的嘛!

……然後,你!(她指的是G)我不是告訴你不要再來這裡了嗎?
剛剛也是突然跑來……
都是因為你的關係這孩子才變成這樣的啊!」

住持、G:「……」

醫生:「睡了這麼多年,到現在為止不僅不能說話,連身體都不會動。
卻突然醒了過來,連我們醫生都嚇了一跳啊……」

住持:「這樣啊……不好意思,可以請你稍微離開一下嗎?
我們有重要的話要討論,不想讓人聽見……」

醫生:「我了解了。」

醫生說著,就走出了病房。

I:「話說回來,住持,這些孩子們是?」

住持:「……這些孩子們,又進行了夢鬼啊。
因為這樣,這孩子才會醒過來的……」

住持這樣對I說,我們走到了I和G的跟前。

I:「是這樣啊……」

然後I就站到我們身前,一個接一個摸著我們的頭。

「你們幾個救了這個孩子呢,真是謝謝你們。」

!!!!!!

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

爲什麼要跟我們道謝呢?我們可是玩了夢鬼,害E變成犧牲者啊!
完全沒有任何值得道謝的啊!

但這個人卻說謝謝我們。
說我們救了這女孩……

而且還說這女孩遲早一定會醒過來的……
就好像是,早就知道她會醒過來的樣子……
難道說……

住持:「夫人,我有話想要問你,有關這個東西……」

住持說著,把D從圖書館得到的照片和紙拿到I的眼前。

住持:「夫人,這張照片是這個孩子(H)的東西。
當時夫人說這是女兒最後遺留下來的東西,所以把這照片給拿走了。

不過這照片卻到了這些孩子的手上,現在才會在這裡。

還有這張紙,上頭寫了夢鬼的進行方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實說吧!夫人!」

I:「……」

I沉默了一陣子之後,走到H的旁邊,摸著H的頭開始述說……

I:「我啊……無論如何也想讓這孩子醒過來。

明明還只是中學生,卻到死為止都只能這樣睡著……
我實在不能夠接受。
可是已經沒有人能救這孩子了。

誰都不想要參加夢鬼,我自己又沒有辦法參加。

那……就只好讓別人來進行夢鬼了。
所以,我才把這張照片和紙夾到圖書館的書裡。

這孩子的日記裡,寫了有關夢鬼的事情喔,就是這張紙。
知道有關夢鬼事情的大人們是不會參加的,所以才把它夾在小孩子會看的書本裡。

不過事情進行得不是很順利呢。
放在太有人氣的書本裡的話,說不定馬上就會被圖書館的職員給發現。
所以才夾在沒有什麼人氣,鮮少有人借閱的書本裡頭。

只不過,要是在小孩子拿到手之前被什麼人發現的話,計畫就不能進行了。

所以我去了圖書館好幾次,不斷地確認。
可是照片和紙都還夾在原來的書裡頭沒有人發現。

所以我又好幾次換到別本書裡夾著,等著誰來把它拿走。
然後,終於書被人給借走了。

假使事情順利的話,這孩子就能醒過來。
我是這麼想的,然後這孩子果然醒過來了。

住持先生,我做的事情或許是壞事。
但那也是這些孩子自己要玩的啊。

我只不過是把照片和紙夾在書裡而已,
又沒有拜託他們照著做。
是這些孩子自己要玩夢鬼的啊。

多虧如此,這孩子才能醒過來。
孩子們,真的是非常謝謝你們呢。」

住持:「你……你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嗎!
因為你的關係,把這麼小的孩子也捲進這件事了喔!」

I:「那些跟我無關!我只是要救這個孩子而已!

況且,要說責任的話,本來不是你太太的錯嗎!?
不就是因為你沒有馬上殺了你太太的關係嗎!

還有你這傢伙(G)的關係!
這孩子一點過錯也沒有!

所以不應該由她來犧牲!
所以我做的事是理所當然的!」

住持沉默了片刻,一副哀傷的表情,對著I開口說:

住持:「說得也是……這也……不能怪罪任何人……
也許……一切的過錯都在我身上。
夫人,我不會再到這個地方來了。」

I:「好的,請你不要再到這來了!」

話說完,我們就離開了病房。

這時我們都搞不清是什麼狀況,只是安靜地聽從住持的話,從病房裡走了出去。

我們做的事情毫無疑問,是壞事。
因為這樣,犧牲了E這麼一位重要的朋友。
這點是絕對沒錯的。

可是……可是卻被人給道謝了……

明明做了這麼壞的事情,卻有人感謝我們。
總覺得……好可怕。

對I而言我們做的事情,說不定是好事。
可是……可是我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所做的是好事。

我們只不過救出了一個犧牲者,然後製造了另一個犧牲者而已。
說不定……只是這樣而已。

然後我們搭上G的車,回家了。
G在送我們回去的途中說了:

「H的媽媽(I)在去年,丈夫過世了。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想大概是自殺。

自己的孩子醒不過來,這對父母來講真的是很痛苦的事情吧。

從那時起,那個人就開始對住持說:『那孩子會醒過來』。

因為她不准我們去探訪,所以只能從住持那邊知道H的情況。

沒有想到I居然會做下這樣子的事情。
只覺得她的精神狀況有點不太對勁而已。

丈夫過世後,除了長睡不醒的女兒以外就什麼也沒有了的關係吧。
在H發生事情之前,她其實是個很好的人啊……

大概是忍受不了獨自一人的寂寞,才會做了這樣的事情吧。
讓她變成這樣的,是我們……你們什麼過錯也沒有。

從現在開始,你們也會遭遇一些難過的經歷吧。
我也是這樣。

不過不管遭遇什麼樣的痛苦,也絕對不能逃避。
要像住持那樣,直到最後都背負著責任,努力生存下去。

我的同伴之中也有忍受不了痛苦,而選擇自殺的人。
但是不管多難過,也絕對不能死!生存下去,是唯一能夠做的補償。

這是,住持告訴我們的話……

還有,真的非常抱歉……」

他這麼說了。
住持則是直到最後,都沒有再開口。

大概是對沒有能夠預測到I的行動的自己感到懊悔吧。
然後因為這樣,又出現了新的犧牲者。
被說成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夫人的錯,說不定也傷到他了。

而這時,對這句話真正的意義,我還完全不明白。

然後我們就回到了家裡。
我家的玄關,父母親都在那裡等待。
然後,又將我抱在懷裡……

進到家裡之後,我把剛剛發生的事全都告訴他們。
然後從母親口中,突然說出讓我意外的話。

母親:「說這種話或許不太恰當,不過……
媽媽覺得,犧牲的人不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雖然對E醬不太好意思,但是媽媽在乎的是〇〇你啊。
然後,對於E醬之前的犧牲者的媽媽的心情,我也非常能夠理解……
媽媽也……假使和那個人立場相同,
說不定也會做一樣的事情。

〇〇,所謂的父母啊,是比起自己,更在意孩子的事情的。
等到〇〇也當了爸爸,那時就能理解了。」

母親這樣對我說,又抱著我再度哭了起來。

是這樣的嗎……只要是為了孩子就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嗎?

那麼,E的媽媽,也會做這樣的事情嗎?

結果不是沒完沒了了嗎?
我那時,是這樣想的。

從那以後,難過的日子在等待著我們。

總是想著E的事情。
每晚都夢見那個夢。
E最後,害怕地看著我,發抖的表情離不開我的腦海。

我總是懊悔著,流下眼淚。
每日都在後悔,後悔做下無可挽回的事情。

而我只能忍耐著這件事活下去。
想到這裡,就覺得很可怕,還有……非常難熬。

學校也不去上了,老師也經常到夾裡來探望。

「〇〇君,我知道你很難熬。可是啊,最難熬的人是E醬喔。
所以〇〇君,你不振作起來是不行的喔。
不連同E醬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是不行的喔。」

老師的話安慰了我。只有在那時候,才稍稍感覺到內心被安慰了。

我也是煎熬著、苦痛著,好幾次都想要逃避現實。
可是那時候,G說的話就會在腦中迴響。

活著是唯一能夠做的補償。

對呀,E比我們忍受著好幾倍的痛苦,比較起來我們的處境還算好的啊。

E在那黑暗之中,一直孤零零地待著。跟那比起來,我們……
每想到此節,不管再怎麼辛苦,我還是活了下來。

只有在E的生日,我們才能去探望E。
大概是不想見到把自己的孩子捲進這種事情的傢伙的臉吧。

不過E的母親,只有在她生日的時候,准許我們去見她。
她說至少在生日這天,希望大家能熱鬧地獻上祝福。

E說她將來,希望可以當老師的樣子。
說自己也要跟老師(我們的班導師)一樣,當個親切的老師。
可是,這個夢想,卻被我們給破壞了。

這件事,會跟隨我們一輩子……

E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
那之後一直都是和母親兩個人生活著。
那位母親,卻因為我們的關係變成孤單一人。

這件事也,會跟隨我們一輩子……

然後,在我20歲的那年。
E還是沒有醒過來。
而就在E快要迎來20歲生日的時候,
事件發生了……


夢鬼(10)

2009年,11月15日,E死了。
正確來說是被殺了……被自己的母親給勒斃。
因為這件事牽涉到夢鬼,所以沒有對外公開。

E的母親似乎生了很嚴重的病。
自己的女兒一輩子都醒不過來,為此受到的打擊說不定是造成生病的原因之一。

E的醫藥費,全部都是由她母親出的。我們的父母也因為責任感的關係,每個月都提供一點
點贊助。
E的母親似乎每天下班後,就去醫院照顧E的樣子……
每天、每天,都握著E的手,跟她說話的樣子……

大家都希望夢鬼可以早日完結,
所以地方上的人從來沒有提供過金錢援助。
只要E一死,一切就能隨之結束……

大家,都盼望著E可以早點死掉。
因為上次發生過的事情,大家都注意著E的母親,監視著她的樣子。

「萬一我死了之後,就沒人照顧E了,會去探望E的人再也沒有了。
這樣E就真的只剩下孤單的一個人。
就這樣被別人拋棄,孤零零地等死了也說不定。

與其如此,乾脆我把E給殺了,然後我也去死……
我想把E從那個惡夢之中給解放出來。
解放的方法,只有讓E死掉一途。

我不想再見這孩子受苦了。
E……請原諒媽媽。
然後,在那個世界,帶著笑容活下去。」

這是E的母親留下來的遺書上寫的內容。
似乎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考慮得那麼深。

E成為夢鬼被害者的事情,除了一小部分的人知道內情,並沒有告訴其他的人。
那是為了不讓E被人殺掉,還有爲了保護我們。
H那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H在那之後搬到了很遠的地方去,這是從G那裡聽來的。
似乎是個空氣清新的地方,和I住在一起的樣子。

醫生似乎也不知道H是夢鬼的被害者,所以當H醒過來的時候才會大吃一驚。
E發生事情時,似乎有讓他知道原委的樣子。

住持在那五年之後過世了。
我們每年盂蘭盆節的時候,都會到住持的墓前去參拜。
住持和住持夫人葬在同一個墓穴裡。
在那個世界,兩個人一定又說上話了吧……

每年,我都在墓前合掌這樣祝福著。

我們六個人出席了E的葬禮。
E和E的母親就躺在彼此的隔壁。
看了E的臉……

真的是像睡著一般的面孔。
怎麼看也不像是已經死掉的人的臉。
已經,不會再看見那個惡夢了吧?

這樣子,說不定比較幸福一點啊……

在E的葬禮上,有說了「終於死了啊」「這樣一來真的結束了呢」的傢伙存在。

真敢講這樣的話啊……

E她……E她可是一直孤單一個人,
在那個黑暗的學校裡頭待著,
一直忍受著痛苦的啊……

她沒有理由受這種苦的。

明明還是個小學生,
從那之後卻一次也沒有醒過來,就這樣死了。
不管是戀愛,還是她的夢想,什麼事情也沒能夠做。

害她變這樣的是我們。
就好像,是我們親手殺了E一樣。

我們握著E的手,除了道歉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我們在E的葬禮結束後,去了晚上營業的家庭餐館,大家討論了起來。

E就這樣被遺忘了。

要是我們死了,E的事情就誰也不會記得了。
因為我們是知道夢鬼的人裡,最年輕的一輩了。

這麼悲傷的事情,不希望大家忘記。
這麼悲傷的事情,在現實裡發生,還將很多人給捲了進去。
這件事情,就算只有少數人,也希望能夠讓大家知道。

在我們討論過後,我決定在這個網頁把「夢鬼」的事情給寫出來。
因為害E當了最後的鬼的人,是我。
所以我決定要來寫。
聽我這樣講,大家也都接受了。

雖然我決定要寫了,不過想到當時發生的事,果然還是覺得很難過。
太難過的關係,所以寫得不是很順利……

不過總算還是來得及趕上。

今天是E的生日,20歲的生日。

無論如何我也想在今天把這件事給寫完。
也沒有什麼太複雜的理由,就是想在今天寫完。
然後,想要說一句,生日快樂。

我現在上了大學,以成為老師為目標。
其他人也朝著各自的夢想而努力。

想成為老師的理由,一來因為那是E的夢想。一來也因為被小學時的導師給拯救了的關係。
我從老師那裡,學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也想要成為一個教師。

然後把這些事教給孩子們……

一點點的好奇心,可能導致一輩子的後悔。
一點點的好奇心,可能帶來一輩子的不幸。

然後,當你覺得自己不幸的時候,一定還有比你更不幸的人存在。
所以不過多麼辛苦,也絕對不能夠逃避。

我想把我學到的事情,也教給孩子們知道。
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當然,我不會把夢鬼的事告訴他們。

我想教導孩子們,關於活著這件事情的難處,還有它的重要處。

我不覺得H的母親和E的母親做的事情是正確的事情。
不過兩個人做的事情,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
還有,從前村長們所做的事,也是為了別人著想。

所以我沒有辦法責備這些人的所作所為。

然後,我也絕對不會忘記我有一個重要的朋友犧牲了的這件事情。

「E,生日快樂。」

(完)


後記:
讀到最後的人,真的非常感謝。
雖然只是把當時的回憶給寫下來,可是寫到一半,果然還是覺得很難過,一度有想過要放棄
不寫。
不過畢竟還是想讓更多人能知道E的事情,所以一路寫到了現在。

這是現實中實際發生的事情。
那間寺院和那顆岩石都是實際存在的東西。
所以,我只是把體驗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寫下來而已。

由於是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章,說不定有看不太懂,錯字或是漏字的地方。
因為是初次在這樣的網站投稿,剛開始還犯了一點技術上的錯誤。
然後為了把當時的狀況詳實描述,所以才寫成這麼長。
對於此事,在此深表歉意。

然後,在最後,還有一件事情非得道歉不可。
那就是進入夢鬼的方法……

說不定已經有人注意到了。
就是在進入夢鬼之前唸的咒語,那個其實是假的。
正式的咒語,唸的不是「夢鬼先生」,而是唸壓在那個岩石下頭的鬼的名字。
所以說不定有人會覺得奇怪,爲什麼夢鬼這個名字只是俗稱,進行夢鬼的咒語卻會包含有「
夢鬼」這個名詞。
爲什麼要刻意寫假的咒文,是爲了不讓讀了這故事的人去玩夢鬼的關係。
畢竟,說不定還是有人會因為一時好奇而去嘗試。

現在已經沒有鬼存在了,所以萬一進行了夢鬼,說不定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又或者,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了也不一定。
況且,我只是為了E的事情才寫的。
E的事,就算只有少數,也想讓更多的人知道。
所以為了讓故事容易明白一點,才寫了假的規則上去。
關於這點實在很抱歉。

然後,我直到現在,也還是會做那個惡夢。
但是我從今往後,也還是會努力地活下去。
因為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得到的補償。





--
好幾年前翻譯的東西,可能有板友在別的地方已經看過。

然後補充一下:
日本人所謂的「鬼」(Oni),跟我們說的鬼其實是不一樣的東西。
我們說的鬼通常指阿飄,阿飄在日本不稱鬼,而是稱作「霊」(Rei),靈。

日本說的鬼就是我們在桃太郎故事裡或其他漫畫裡看到的:頭上長角,青面獠牙,身披獸
皮,手持狼牙棒的形象。或是像靈異教師神眉裡頭藏在鬼手裡的那一隻,比較接近大型妖
怪的概念。
日本有句俗諺「鬼に金棒」,給鬼金棒,就是說「鬼已經夠威了,你再給他一根狼牙棒,
他就更威了」,如虎添翼的意思。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