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雜記 誘惑

殷登國  (20041222)

西方有句諺語說:「不可以用誘惑試驗上帝。」

這真是一句飽經閱歷的話。

連上帝都禁不起誘惑的考驗,何況不完美的人類?

一個人在平時表現得如何正直光明,並不表示他能抵抗誘惑。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誘惑,然後知其人之正直也。但是,人多半禁不起誘惑的考驗。

一個小金杯能有多重?

誘惑有兩種:一是財,一是色。

清朝時有個窮書生名叫盛心壺,他詩作得好、字寫得好、人長得好,又個性倜儻不羈,在北京城裡頗有名氣。

北京胭脂胡同有位名妓愛慕盛心壺的才氣,在扇面上畫了一幅「秋柳圖」,派人把盛某請到家裡,讓他在扇畫上題詩。盛心壺不假思索,在扇面上題了兩句詩云:「腰瘦那堪迎送苦,眼枯都為別離多。」

古時人們在給親友愛人送別時,有「折柳贈別」的習俗,因為俗信柳枝能驅邪逐鬼,藉此祝福遠行的親人一路平安。盛心壺的詩不但刻畫了這個習俗,還兼寓有憐惜多情妓女迎送恩客的辛苦生涯之意,詩寫得意象豐富,令這位名妓暗自欽佩不已,就決定帶著豐厚積蓄把終身託付給他。

當天晚上,她在香閨以盛宴款待盛某,不但好酒好菜,席間的杯盞都是純金打造的;有美人殷殷勸酒,頻頻挾菜,盛心壺吃得開心極了。

酒酣耳熱之際,盛心壺起了貪念,他想一家酒店最近催討欠債催得急迫,便把一個小金盞悄悄藏入懷裡。

正轉身吩咐丫嬛端上醒酒湯的名妓還是一眼瞥見了。她喟然嘆了一口氣,什麼也不說,等酒席結束後,就把盛心壺送走了。

餐桌上如果擺的是瓷杯而不是金杯,盛心壺是不是就會人財兩得,有個美滿的結局了?為什麼有心許嫁的名妓在無意之中用財物的誘惑考驗起人來了呢?

不要瞧不起盛心壺,說一個小金杯能有多重,三兩?五兩?撐了天也不過是幾萬塊錢的東西,怎麼連這點小錢也貪?我們自己有時候連幾塊錢的誘惑都動了貪念,禁不起考驗呢。

窮人難免有不堅持

最近讀到劉墉的一篇文章〈蒼生〉,說他剛到美國時去花市買花,算帳時,發現櫃員少算一樣,卻不吭氣,還竊喜自己賺到了。一盆花能值幾個錢?劉墉怎麼這麼禁不起誘惑的考驗?他說:「很簡單,因為那時我比較窮,窮人難免有不堅持。」

我們自己不也有時會這樣嗎?收銀機前的小姐忙中有錯,也可能算術太差,多算時立刻提出糾正,少算時卻默不吭聲。上帝也禁不起誘惑的考驗,何況窮人?我們怎忍心苛責貪個小金杯的窮書生呢?我們反倒要欽佩劉墉的坦白率真了。

窮人禁不起小利的誘惑,有錢、有權的人則往往過不了美色誘惑的考驗。

我們看美國總統柯林頓,看年收入上億的藝人,還有許多政商名流,常常傳出緋聞,不免會訝嘆他們為什麼生活得如此荒淫糜爛、不知檢點?甚而連平日形象不錯的藝人,也都難免有婚外情的勾當,讓人覺得自己看走眼。其實,他們都只是凡人,都具備了不完美的人性,只因為有權有錢,就得面對女色的誘惑,禁不起考驗而原形畢露。目前在檯面上那些形象端正、不苟言笑的大人物,他們只不過還沒有遇到誘惑的考驗,或者早已向誘惑投降,只不過尚未東窗事發而已。

考驗一來,莊嚴漂亮的人

就露出不莊嚴、不漂亮的本色了

難怪胡蘭成在《今生今世》一書中慨嘆:「我的一生中,令我自慚形穢的漂亮人兒與莊嚴事兒,後來本色相見,原來都不漂亮莊嚴。」考驗一來,莊嚴漂亮的人就露出不莊嚴、不漂亮的本色了。

對那些身敗名裂的大人物,我們也不必疾言厲色地大聲指責,藉此自鳴清高、自詡聖潔,我們只是沒錢沒權,沒有機會接受賄賂或美色的誘惑考驗罷了。如果真有年輕美麗的女人在四周無人的安全場所奉上千萬美金現鈔、並且自動寬衣解帶,裸裎相向,我不知道有幾個人能把持得住?我猜想屆時我自己就通不過考驗。

誰教每個人在擁有一張漂亮莊嚴的面孔的同時,又擁有了一個見不得人的屁股呢?誘惑讓人掀裙脫褲,把屁股亮出來。

明人焦澹園「玉堂叢語」書上有個故事,多年前讀了就印象深刻,歷久不忘。說曹鼐在江西吉安府泰和縣擔任縣長時,因為緝捕盜匪,抓到了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強盜,押在大牢中,那女子長得非常漂亮,讓人怦然心動。

曹鼐忍不住想利用職權到牢獄中去一親香澤,可是又覺得這樣做不對;情慾和理智拉扯交戰,被誘惑得快意志動搖時,他就用毛筆蘸墨在一張小紙片上寫「曹鼐不可」四個字,而後放到燭火上燒了。一會兒,那女子姣好的容貌、誘人的身材又浮現在眼前,他持筆再寫「曹鼐不可」四字,用火把小紙片燒了。就這樣寫了燒、燒了寫,一夜之間寫了幾十次,終於沒有亂來,通過了誘惑的考驗。

像曹鼐這樣的人非常少見,所以才會被焦澹園寫入書中;夙昔典範,令人景仰,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