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高利貸

作者 fleeaaa5566 (傅立葉❺❺❻❻)
標題 [經驗] 高利貸
時間 Wed Aug 26 01:33:08 2015

海軍有個非常獨特的操演項目,是只有海軍才有的

人員落水

從我一上船就被不斷的吩咐,開船時一定要注意身邊的人有沒有不見

如果不見的話要往上通報,真的找不到人就會請駕駛台廣播該員

如果10分鐘沒到,就會以人員落水處置

駕駛台配合瞭望海面目標,由擔任救生班的人員去救人

說是說得這麼好聽,操演也操得很好看

但實際上海軍真正能救生的機會非常少

原因不是因為掉下去的人少,而是一旦落海生還機率極低

首先是海象問題,台灣處於季風帶,一年四季均有不同風向的季風吹拂

僅有夏天約4~9月海象會稍微平穩,只要三級浪就可以把人滅頂了

更不用說冬天東北季風時的七八級浪,船都要翻了還說人

再來是瞭望問題,小弟我有幸擔任過瞭望

瞭望的工作就是帶著望遠鏡偵蒐水面目標,從大船到漂流物都要通報

我曾經發現通報過一顆被颱風吹壞直徑約一公尺的圓形漁網浮標

我大概400碼才發現,快的人可能可以到600碼(1碼=0.9公尺左右)

而且那還是晴空萬里、海象平穩的大白天

也就是說,你在一望無際的汪洋之中,可搜索水面範圍就方圓約一公里

要在這樣一片汪洋找一個人的身影,根本難上加難

更何況如果你沒穿救生衣、夜晚、風浪極大的情況下落海

落水=死亡

這是所有海軍應該有的覺悟。

==

阿喀說他這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模糊的阿飄,跟在江江後面

就是一個模糊的白灰色人影,也看不清輪廓

比一般人體型還要稍大一些

他不以為意,因為那東西看起來無害

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跑去告訴他,說他後面有東西跟著

「喔,我知道阿,跟一段時間了耶,你都沒注意到嗎」

靠杯阿,這是很值得說嘴的事情嗎?阿喀說他最近在忙裝檢比較累,沒注意

「阿你知道怎麼沒有去處理?」

「反正也沒啥事,而且我認識的師傅說不是阿飄,應該是守護靈吧」

「從哪時候跟著的?」

「就上個月我輪休的時候吧」

江江比了一下後面「好像從那時候就一直跟著了」

阿喀聳聳肩摸摸鼻子,他總覺得那不是什麼守護靈

老實說他也不是處理這方面的專家



後來有次開船,江江跟另一個中士小彥在艦尾釣魚(不要懷疑,海軍唯一樂趣就是釣魚)

甲板上還有其他人也在釣魚

大約早上十點左右,他們倆聊天聊到一半

江江像是被推了一把一樣,噗通就掉到海裡了

無緣無故,沒有風也沒有浪,其他人聽到了小彥的驚叫聲,也紛紛回過頭來看

小彥先是阿的一聲瞪大了眼睛幾秒,回過神來後才回頭對著其中一個兵大喊

「欸!你去跟航海說人員落水!快點!」

說完立馬奔向儲物間拿了兩件救生衣就往下跳



「真實狀況、真實狀況,這不是操演、這不是操演」

「本艦右舷人員落水,全體就人員救生部屬,其餘人員至飯廳集合清查人數!」

幹,我第一次當海軍這麼興奮,有幸參予到當海軍一輩子可能都遇不到一次的人員落水

但又很擔心江江學長,真他媽不知道要用哪個心情

幸好那是大白天,而且浪也很平,通報的也夠快,船不用須臾就找到了他們兩個

小彥有救生員執照倒是不用擔心,找到的時候江江一臉恐慌

副指揮的艦務士官長看到小彥抱著江江,一臉大事不妙

「快游過來」士官長準備叫人放軟梯跟救助繩要把他們兩個拉上來

「不行啦」小彥大喊








「有人拉著我的腳」江江瞪大眼睛說著







「駕駛台艦首駕駛台艦首」士官長悉悉酥酥地用無線電跟駕駛台說了些話

然後又叫小彥繼續試著游過來

船體約離他們20公尺,不能再近了,會把他們捲進車葉

過沒多久砲頭來了

「你游不過來嗎?」他對著小彥說

「對,好像有人拉著他一樣」

砲頭聽到這一句嘴角抽動了一下

然後瞪大眼睛點了點頭,然後轉頭對著擔任步槍手的砲械學長說

「把槍拿給我」順便跟指揮借了大聲公

對了說明一下,為什麼人員救生要有人拿槍

因為怕有鯊魚等兇殘的海王類會出現吃落水者,所以要用65K2一路瞄著落水者附近

砲頭拿起了大聲公對著海面大喊

「這位好兄弟,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但麻煩請你放開我們的弟兄,不要留戀人間了」

說完之後江江搖搖頭,還是動不了

砲頭居然轉頭過來跟我說

「你不是會講日文跟英文,翻譯之後再講一遍」然後把大聲公遞給我

幹!這年頭對付好兄弟還要用多國語言服務喔

我愣了一下,但看到似乎有點怒不可遏的砲頭,還是硬著頭皮用破英文破日文講了一遍

但講完後還是沒有動靜,就這樣耗了半小時

要拉著隨時都可能被拖下海的江江,小彥也已經顯露出疲態

砲頭一怒之下還真的把槍上膛對著海面射了兩發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連小彥都忽然精神百倍

「幹還真的以為我不會射喔,你他媽再不滾蛋我就把你們幾個一起射成蜂窩!」

砲頭再問一次小彥,可以動了嗎,小彥還是搖搖頭

砲頭把槍塞給旁邊的學長,然後跟指揮說

「你去叫駕駛台把船往相關洞勾洞50碼」




於是我們船又繞了一圈,這次停在離剛剛的位置稍微遠一點的地方

但還是可以跟小彥對話的距離

「你去把砲搖過來這個方向,對著水面」砲頭對著砲械的學長說

學長愣了很久,砲頭不耐煩地說「懷疑阿!給我上實彈!」

因為動砲需要兵器長的同意,而擔任督導官的兵器長正好在旁邊

學長望著兵器長,兵器長二話不說,只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學長只好咚咚咚的跑下去開砲

不一分鐘,主砲啟動聲響起,砲管就對著小彥了

我看到小彥學長的臉的鐵青,應該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像屍體的顏色

「這是最後警告,你再不離開,我就把他們一起轟成碎片,你抓交替也沒用了」

「還不快滾!!!」砲頭拿開大聲公對著海面大吼,聲音卻比他用大聲公的時候還響亮

同時間,小彥對著船上揮手,並示意說拖得動了



上岸後在對江江檢查有無受傷的途中,從江江的工作服中掉出一個濕透的護身符

砲頭撿起來,仔細端看後便問了江江,你這是從哪裡來的?

「一個在做廟的親戚給的」砲頭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後便收到口袋裡

「你等下換好衣服來找我」



靠港後,砲頭通知江爸之後,拎著江江三人一起去砲頭認識的廟裡

廟公打開那個護身符,裡面是一張紙,上面不像是鬼畫符

而是像草寫的英文但不是英文,用紅筆寫了幾行字

「幹這哪是護身符,這是借據阿」

「這誰給你的」

「呃...一個親戚」



江江是家裡的長孫,父親一輩似乎因為遺產問題而跟叔伯有紛爭

總之爺爺的遺囑下,似乎把很大一筆財產都留給了長孫

而他的某個開廟的叔叔因有不滿,他的兒子只跟江江差一個月而已

如果江江死了就是他兒子可以領到那筆錢

所以就像是立借據一樣以護身符的名義讓江江帶在身上

「阿如果你發生什麼意外,他幫你一次,你就欠他」

「時間久了,那利息就是要你的命!」

「那不是守護靈,那是討債靈!」

江江才想起,之前輪休的時候回家裡工廠幫忙,手差點被機器絞進去的事,打了一個冷顫

「阿你要怎麼處理?」廟公問江江跟江爸,兩人似乎對於那個叔叔的怨恨無所適從

「要不然~我幫你們『處理』一下吧?」砲頭拗拗手指頭,活動筋骨

然後廟公就笑了

「要怎麼處理?」江爸一頭霧水地問砲頭

「沒關係,我不會弄死他啦,給他一個教訓」砲頭說

「你上次加太多了,人家都快死了」廟公笑得十分燦爛

江江跟江爸面面相覷之後,還是轉頭跟砲頭道謝

「那就麻煩您了,但畢竟是我的手足,下手不要太重」江爸說

砲頭點點頭後,便拿著那張借據跟廟公走到裡面的房間去了



後來江江說,那個叔叔被查獲有詐騙女信徒趁機性侵的神棍行為被起訴

廟裡生意一落千丈,然後還得了肺炎住院

「所以到底砲頭跟廟公做了什麼?」我問江江,江江也說他不知道



之後我在軋紙區看到一張射擊報告,就是在寫那天砲頭拿著65K2射掉的那兩發

目的是寫「擊殺鯊魚」

恩?鯊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