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大腦

【洪蘭】 【2005/09/03 聯合報.副刊】

心理學上有個很簡單的實驗叫麥格克效應(McGurk Effect):我們如果看到螢幕上出現的嘴型是ba、ba、ba,但是耳朵聽到的是ga、ga、ga時,我們的大腦會把這兩種互相衝突的訊息中和起來,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因此,我們就聽到da、da、da了。這個效應強烈到我們可以在課堂中沒有良好儀器設備或任何控制情況下得出:只要兩個學生,一高一矮,高的站在前,矮的隱身在他背後,老師一聲令下,高的學生做出ba、ba、ba的嘴型但不出聲,背後的同學大聲發出ga、ga、ga的聲音,這時全班同學都聽到da、da、da的聲音,而且屢試不爽,非常有趣。更有趣的是它所透露出來的大腦機制,想不到大腦竟是個鄉愿:在遇到不一致或相互牴觸的訊息時,竟然是採用妥協政策,各打五十大板,誰也不得罪,真是滑頭得很!如果不是實驗證據,大概萬萬不會想到大腦會這樣。這使我重新去思考什麼叫政治,過去有人說政治就是妥協,我頗不以為然,現在看來有點道理,因為如果不妥協就活不下去,而所有動物生存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活下去,那麼與其堅持己見而亡,不如暫時妥協,伺機而動;但是為什麼不妥協就會活不下去呢?人為什麼一定非要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才行呢?

有一種嚴重癲癇的病人,藥物已不能控制,只好開刀把放電部位的大腦切除,但是假如放電部位跟語言和記憶等重要功能的部位重疊、不能切除的話,最後一招便是將聯結兩個腦半球的橋樑胼胝體剪開,使兩個腦半球獨立,儘管一邊不正常放電,另一邊卻不受影響可以照常運作,一旦胼胝體這個橋斷了,電流過不來,病人便不會倒在地上抽搐。研究者發現左、右腦各自獨立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實驗控制只讓右腦看到一張裸體美女照片,臉紅羞怯微笑時,掌管語言、邏輯的左腦並不知道右腦為什麼笑,但當實驗者問:「你在笑什麼?」時,術後的病人很自然的立刻回答:「我笑你今天打的領帶很滑稽。」另一個也受過分腦手術的病人則立刻指著牆上的畫說:「這匹馬畫得很好笑。」左腦在不知道右腦為什麼笑的情況下,會立刻替自己辯白,隨便找個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什麼笑。這個實驗清楚的讓我們看到人不能接受自己做出無理的行為,大腦無時無刻不在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這種把外界刺激合理化的現象解釋了很多人的行為。明明兩款功能不分軒輊的新車,一旦選擇了A車,B車立刻就一文不值,因為人一定要說服自己是聰明的,做的選擇都是最好的。這個合理化的需求也會改變我們的記憶,明明是你對不起人家,過了幾年就變成人家對不起你,你會在腦海中替自己不應該的行為找藉口,也會把別人的缺點放大,最後變成你是替天行道,他是咎由自取。我們常看到一開始時是女生躲在宿舍中哭,因為被男朋友甩了,過幾天後,聽到的另一個版本卻是這個男的不好,她把他甩了。

大腦實在是個有趣的東西,它讓我們了解自己行為的來源,也讓我們對人性有更深的了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

全球最嚇人9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