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字典還是讀小說

【洪蘭】 【2005/06/20 聯合報】

報載大陸有個年輕人花了三個月時間去背整本牛津大字典,掀起台灣一陣背字典風潮。我看了很是感嘆,在電子時代,要背的東西大可以交給電腦或PDA去代勞,人的腦力應該釋放出來作組織和整理,寶貴的光陰拿來背字典太可惜了。無獨有偶,前加州大學總校區的校長理察艾金遜看到他才念小學六年級的孫女在背SAT(學習性向測驗)的生字,他也是問:有必要把大好的讀書時光拿來死背生字嗎?他不願他的孫女從小就為了準備SAT失去了讀書的樂趣,又因為他一直認為SAT是個智力測驗,只能淘汰不適任的人,不能決定一般正常人的智慧排列順序,(他這點是對的,很多人都誤會了智力測驗的本質,以為可以區分出資優生,其實智力測驗的設計是為了篩出智障者),因此動了改革美國大學入學考試的念頭。SAT對美國大學生來說跟我們的大學聯考一樣,他一提出要修改入學考試就立刻成為報紙的頭版新聞,幸好他手上有數據,他是總校長,手上握有七萬八千名加州大學學生入學時的SAT成績、高中成績及大一的學業成績,加上學生家庭背景,社經地位等資料,他用證據打敗了反對他的人。

SAT分為二個部分,第一部分為語文能力和數學能力的測驗,第二部分為專科知識測驗如化學、物理、生物等。加州大學為研究型大學,因此要求學生要考SATⅠ及三科SATⅡ,其中必考的是作文(writing test),他發現SATⅡ對大學學業成績的預測力遠大於SATⅠ:高中成績和SATⅡ的成績合起來可以預測22.2%的大一成績,但是加上SATⅠ只增加到22.3%而已,微乎其微。在所有測驗中,最有預測力的是作文,這一項成績就可以預測學生進大學以後的表現。他看到一個沒有預測力的測驗卻要花學生幾年的時間來準備,實在太浪費學生寶貴的光陰了,所以決定改變SAT的內容。美國人的動作很快,艾金遜在二○○一年二月演講,呼籲改革,二○○二年三月美國的大學委員會(相當於我們的聯招委員會)決定改變,二○○六年秋季入學的學生就要加考二十五分鐘的作文了。現在美國的高中生每週要寫一篇作文,在二十五分鐘內交卷,顯然「考試領導教學」是全世界都一樣。艾金遜的孫女對他非常不諒解,因為她在高二時已考過了PSAT(SAT的前測),成績非常的好,但是現在考試方法改了,只好重新來過。

在時間即金錢的現代,因為閱讀是說話速度的三倍,所以很少人打電話,大家都以電子郵件在通訊,寫作就變成生存的基本能力。寫作固然要用到字,但是光是死背字典生字沒有用,必須會用它才有用,英文程度好不好在於用詞遣字得不得當。曾有留學生分不清meat和flesh的差別,在冰箱上貼條子告訴室友「三明治的肉用完了,去超市時請買一些flesh」,flesh專指人肉。這個笑話流傳了很久,我去美國讀書時,接機的中國同學會會長就告訴我「不確定的英文字不要用,以免鬧笑話」。

要學好英文應該從廣泛閱讀著手,與其苦背字典不如把背生字的時間去看一些經典小說,既愉快又學到了東西。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