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為教育之本

洪蘭 天下遠見(2004/3)

二○○四年的總統大選辯論,黃昆巖教授提了一個好問題,請問二位候選人對於「教養」的定義,可惜二位的回答皆不能令人滿意。陳水扁總統居然認為教養就是教改,實在太離譜了,幸好連戰至少說出了教養包括人格和知識。昨天立法院又傳出現任教育部長承認自己在教養上不及格。這怎麼可以呢?主管教育者尚且如此,我們怎能期待政府注重教養呢?黃昆巖教授是台灣少有人文、醫學素養皆優的好醫生,我想他提這個問題應該是有感而發,因為這其實就是台灣教育的核心,更是現在很多社會現象的病因,他一針見血的說了出來,可惜兩位候選人卻看不到它的重要性。

推動生命教育刻不容緩

我們現在的教育對教養幾乎沒有著墨,知識掛帥的結果是教出了一批空有知識,但對人情世事都不懂的兩腳書櫃,在生命教育上更是匱乏。我認為教養最重要的一個觀念是尊重,以尊嚴的態度去看待所有人。而尊重別人,設身處地替別人想,減少別人不必要的痛苦就是生命教育,包括動物在內。從上次口蹄疫到這次禽流來襲時,看有些人處理動物的殘忍方式就知道我們的生命教育是失敗的,我們應該以最不痛苦的方式結束動物生命,不因他沒有智慧而有差別。

二年前,我曾帶父親去台北一家私人大型教學醫院照X光,就這麼一個很簡單的作業,竟然照了三次才成功。在寒流來襲的時節,父親身上的棉襖穿穿脫脫,抖索不已,雙手又要高舉,可憐我九十歲的父親手已不能舉過肩,在勉強撐了五分鐘仍不得放下時,我忍不住進去看,赫然發現裡面的小姐不會操作儀器,三個人在那兒猜該按那一個鈕才能聚焦,胡亂按的結果是再次的重照。原來她們是放射系四年級的學生,來醫院實習。看她們嘻嘻哈哈的樣子,完全不把病人的痛苦當一回事,我心中非常憤怒。學生固然需要機會實習,但不能用這種態度來練習,把付了費的九十歲老人拿來開玩笑。在我高聲抗議後老師才從後面房間出來,果然一次照定,讓我在X光科折騰了二個半小時之後,才拿到片子上樓去複診。看到在生死第一線工作人員對生命的態度讓我感到台灣的生命教育推動刻不容緩。

拚教育才是永久扎根

大家對現代年輕人最大的詬病是我們的孩子對人不尊重,對生命不尊重,不能體會別人的痛苦。以目前社會犯罪的心狠手辣看來,現在再不從根本教起,十年後,台灣會是一個沒有人性的社會,因為不懂得尊重自己的人是不可能去尊重別人的。

有一次,師大大一國文考試的作文題目是「論奉公守法」,學生竟然不知道從何下筆,有人罵三字經、有人交白卷。從這個反應看來今天台灣的問題不在經濟而是教育。拼經濟是圖眼前,拼教育才是永久扎根,多年來的經濟掛帥使得人們一切向錢看,犧牲了做人的基本原則。整個社會笑貧不笑娼的結果是學生已經沒有廉恥觀念,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賣。社會沒有公義,人民沒有公德,生活的品質蕩然無存,外國人來台灣都很驚訝我們的鐵門鐵窗之普遍,連高樓都裝鐵窗,他們問:「難道你們國家有蜘蛛賊?」。這也難怪,假如我們連人的生命都不尊重了,當然更不會尊重別人的財產了,台灣有走向霍布斯筆下十六世紀英國社會的趨向,讓人憂心。(註一)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品德教育更是教育的根本,最近看到陳水扁總統在競選時又宣布要成立義民大學,我真的很想說,不要再成立大學了,請從扎根做起,好好教育出善良、正直、有用的國民吧!

註一:霍布斯(Thomas Hobbes),英國哲學家,生於1588年,當時是西班牙無敵艦隊攻打英國的那一年,英國處在新、舊教勢力競爭的時期。宗教戰爭是世界上最殘忍的戰爭,宗教迫害也是世界上最殘忍的迫害,當時的政府鼓勵人民出首他的鄰居、父母、朋友,若是被查到那個人支持天主教,信仰者抓去燒死,財產歸出首者,所以社會上沒有倫理正義,只有貧婪私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