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和的舌頭

南非東倫敦一個偏遠小鎮上,有一對黑人夫婦,男人叫喬治,女人叫海倫,喬治在小鎮北部的農場幹活,每天早出晚歸,海倫因為懷了孩子,便待在家裡安胎。

這天,喬治像往常一樣開著吉普車出了門,農場離家有50多公里,中途要經過一段長長的山道,這段山道崎嶇難行,並且周圍也沒有村莊,荒無人煙。

喬治開著車在山道上慢慢行駛著,突然兜裡的手機響了。

「喬治,快回來……我,我肚子疼得要命,我們的孩子可能要早產了……」


聽妻子的話,喬治立刻慌了神,他們的家地處偏僻,連個鄰居都沒有,離鎮醫院又遠,這可怎麼辦?

上次海倫到醫院做過檢查,醫生推測說海倫有可能早產或難產,沒想到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月,醫生的推測就應驗了,喬治知道,如果不能及時去醫院,恐怕母子不保。

「親愛的,別擔心,我馬上就趕回去!」

時間就是生命,喬治扔下手機,立刻掉轉吉普車往回趕。

這時,有人突然從後邊大喊著追了上來,並繞到前面,撲到了車頭上。

攔車的是個中年黑人,他哭喪著臉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兒子吧!」

原來,他叫安東尼,今天天氣晴朗,他帶妻子和兒子出來郊遊。沒想到,災禍從天而降——安東尼的越野車由於刹車失靈,竟從山道上滾下了谷底,安東尼9歲的兒子因為頑皮,沒有繫安全帶,此刻生死不明,安東尼夫婦則只是一點點擦傷。

喬治知道,從這裡去鎮上只有20多公里,可是如果先回家接妻子再到鎮醫院的話,路程就長了,喬治陷入了難以抉擇的境地——倘若他幫助安東尼,那妻子海倫就有生命危險,可要是先折回去接海倫,安東尼的兒子就可能因為時間耽擱太長失血而亡。

就在喬治猶豫不決時,安東尼竟然雙膝一軟,跪在了車前。

喬治真想告訴安東尼,自己的妻子也正處在危險中,但他還是從車上走下來,一把將安東尼拉起來:「你兒子在哪兒?」

安東尼立刻帶喬治來到前邊不遠處,從山道邊往下看,果然有一輛越野車翻倒在山谷下面,一個男孩兒正躺在地上。兩人走下去,喬治俯身看了看,小男孩兒渾身是血,臉色蒼白,顯然是失血過多,而身上和腿上多處重創還在不斷地流血,喬治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安東尼帶著哭腔告訴他:「雖然已經打了急救電話,但是救護車來回一趟會多花一半的時間,到那時只怕孩子就沒救了!」

車禍發生後,他和妻子分頭行動,他守在山道上等車,而他的妻子則抄山道小路趕去最近的村莊。

喬治一聽,暗叫不妙,他知道從這兒橫穿一座山嶺,最近的就是他的家,附近除了他們根本就沒有鄰居,只有他有一輛吉普車。

「快把孩子弄上車!」喬治高聲喊道。

經過一番天人交戰,他終於做出了這個艱難的選擇——救安東尼的孩子!

安東尼連忙把孩子抱起來,喬治啟動吉普車,飛快地向鎮醫院方向趕去。

他一邊開車,一邊抓起手機,不斷撥打家裡的電話,希望能通過電波鼓勵海倫堅持住,第一次,電話通了,海倫痛苦的呻吟聲像針一樣扎在喬治的心裡:「你在哪兒?」

喬治強忍著眼淚說:「親愛的,對不起,你再堅持一會兒。」


隔了十幾分鐘,喬治第二次撥打家裡的電話,海倫的聲音已經十分微弱。喬治強忍著眼淚,不斷地對著聽筒呢喃:「親愛的,原諒我,我不能見死不救,願上帝保佑……」


因為爭取了足夠的時間,安東尼的兒子很快脫離了生命危險。而此時的喬治,雖有一絲寬慰,但更多的是對妻子的擔心。他第三次撥打了家裡的電話,但這一次沒有人接聽!淚水瞬間從他的眼睛裡滾落下來,他知道,沒人接電話,很可能是海倫已經出了意外!

喬治發瘋一樣地往家裡趕,安東尼也執意跟著上了車。

喬治一路上風馳電掣,快到家門口時,他們突然聽到哇哇的嬰兒啼哭聲。

喬治第一個衝了進去,看到的是這樣一幅畫面——他的妻子海倫平安無恙地睡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床頭的繈褓裡躺著剛生下不久的可愛嬰孩兒,而床邊守著的是個一臉疲憊的婦女,她正輕聲哄著孩子。

喬治又驚又喜。這時,跟進來的安東尼走過去,一把抱住那位婦女,激動地告訴她:「親愛的,我們要感謝喬治的幫助,我們的兒子沒事了!」

安東尼一五一十將兒子獲救的經過講了一遍。

原來她就是安東尼的妻子瑪麗,瑪麗是個婦產科醫生,出車禍後,她抄山道近路,原本是想到這裡找車的。在經過喬治家門前時,聽到了海倫痛苦的呻吟,進去一看,發現海倫胎位不正,又是早產,如果不進行專業的接產,必定會有生命危險。

「對不起,喬治。」瑪麗有些歉疚地說,「當時我很難選擇,不知道是先救海倫還是先為兒子繼續找車,好在最後一刻我沒有選錯。」

喬治淚花閃動,卻是臉上一紅:「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當時安東尼向我求助時,我也猶豫不決。」


「可我們最後都沒有違背良心。」安東尼總結說。

喬治俯身看看已經熟睡的海倫,又看看繈褓中可愛的嬰孩兒,流下了幸福的眼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