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讀書人的風骨

【洪蘭】【2006/01/07 聯合報.副刊】

當立法委員罵老師三字經時,教育部長並未立即挺身而出為老師討公道,只說要回去了解情況,他沒有想到當老師尊嚴掃地時,如何教化學生?

2005年終於過去了,對學術界來講,這是一個多事之年,師大校長遴選之事鬧得滿城風雨,最近又有海洋大學教授在學校打架,真是斯文掃地。五年五百億的預算對長久經費不足的高等教育來說固然是久旱逢甘霖,但是政策搖擺不定,吊足了高等教育者的胃口,也失盡了尊嚴,被報上譏作「搶錢」,更糟的是它是二桃殺三士,造成大學間的猜忌與分裂。當最後這件事終於拍板定案時,卻又發生中正大學主秘綁白布條絕食抗議之事,印證了報上「搶錢」之譏,搶不到的就鬧,而會吵的有糖吃,對學生作了最壞的示範。其實教育部在髮禁事件上就作了最壞的示範,教育部不應該在學生鬧時開放髮禁,應等示威事件過去再開放,現在年輕人都學會了嗆聲、鬧場、絕食,這不是理性的溝通方式。

蔡元培先生在做北大校長時,學生不肯交講義費,聚集了幾百人包圍紅樓,來勢洶洶要求免費,先生堅持校紀,不肯讓步,他站在紅樓門口怒目揮拳大聲說:「我跟你們決鬥。」蔡先生是個性情溫和的人,從未大聲說話,他發怒了,學生都嚇到了,知道校長不會妥協,包圍的學生紛紛後退散去。所以蔣夢麟先生說蔡元培是「白刃可蹈之中庸,而非無舉刺之中庸」。先生平日恬澹從容,無論遇達官貴人或引車賣漿之流,態度如一,但遇大事則剛強不肯苟同。他常使我想起《鍘美案》中把烏紗帽拿在手上,用虎頭鍘鍘陳世美的包公。先生作北大校長時,教授的聘書是親自送到教授家裡,為北大英才請命,現在台灣的聘書是助教塞到信箱,有時還會塞錯,甚至有學校在聘書上印著「兩週內未繳回人事室以作廢論」,而這個學校還是專門培育師資的公立學校。更有某文學院的系主任寄出的賀年卡是蓋該系的公文收發章,如果連簽個名都嫌麻煩,不如不要賀,「秀才人情紙一張」,人世間在乎的是心意。

感嘆現在是文人無風骨,作官無擔當,當立法委員罵老師三字經時,教育部長並未立即挺身而出為老師討公道,只說要回去了解情況,他沒有想到當老師尊嚴掃地時,如何教化學生?目前基層老師的士氣低落,動輒得咎,一個老師告訴我,他在作導護時,一個小學一年級的學生把喝完的飲料隨手丟,他趨前叫他撿起,正好被來接孩子的家長看到,立刻下車跟他大聲理論,威脅他要找議員告校長,告教育局。這老師回去向同事訴苦時,同事告訴他,管教別人的孩子是自討苦吃,在這個是非不分的社會,最重要的是明哲保身,只要男生不打架,女生不懷孕,就功德圓滿,何苦拿自家的溫飽去管他家的閒事呢?這位老師痛苦一學期後,請調偏遠地區,寫信告訴我,在他放棄教書前,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或許人間沒有世外桃源,但是人不能昧著良心生活,他希望在純樸的鄉下還能找到尊師重道的地方讓他安身立命。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教育一垮,國家一定垮,再多的國防經費飛機大砲都救不回。我們必須找回讀書人的風骨,作官人的肩膀,台灣才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時間迴廊~台灣100年

老美鏡頭下的早期臺灣中部